离经叛道组织是反伊斯兰革命思想的又一武器

  • News Code : 509281
Brief

伊朗伊斯兰革命1979年取得胜利,这是近几个世纪来发生的最重大的事件之一。自二战结束后至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世界所有的政治和社会变革都围绕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体制。但是以穆罕默德纯正的伊斯兰原则为核心的伊朗伊斯兰革命表明,该天启宗教有能力掀起历史上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这一能力使得自由运动尤其是亚洲和非洲的自由运动将其目光转向了伊朗和伊斯兰意识形态。这在大多数人口为穆斯林的国家更加明显,且成为了一种强大的倾向。伊朗伊斯兰革命的重要性甚至使美国研究家格雷厄姆·富勒都认为,伊朗是“世界的方向”。美国作家约翰·埃斯波西托在《伊斯兰革命及其引起的世界反响》一书中写道:伊朗向世人展现了其掀起的一场成功的政治革命,这是一场以伊斯兰为主导、以真主至大为口号、以伊斯兰意识形态为基础、在宗教领袖领导下掀起的一场革命。全世界的穆斯林都品尝了这场革命的果实,即:提升了伊斯兰认同的含义、复兴了受世界霸权主义势力压迫的穆斯林的尊严和强大。埃斯波西托认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因其口号、目标、方式、宗旨、结果、宗教和历史共识、地区和国际条件等各种因素的感召力,因此这场革命是伊斯兰世界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一场革命。

鉴于伊朗伊斯兰革命是一场轰轰烈烈和对地区和泛地区产生广泛影响的一场伟大革命,因此这也招来了地区和泛地区一些强大敌人的妒忌和敌视。世界霸权主义势力及其盟友们认为,伊斯兰革命对其霸权主义政策构成真正的威胁。他们从伊斯兰革命胜利一开始就采取了敌视立场,并不惜一切代价打击这一新兴的伊斯兰体制。数次制造政变、暗杀革命高级领导人、支持伊朗各地区的分裂组织、实施经济制裁、支持萨达姆政权强加给伊朗八年战争等,这些都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打击伊朗伊斯兰共和制而采取的卑鄙手段。

但是,霸权主义势力实施的这些阴谋诡计均没有取得结果。相反,这些举措不但使伊朗人民更加团结,而且还加强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基础。伊斯兰革命的敌人们在这些阴谋没有得逞后又企图通过支持反伊斯兰革命的具有极端和僵化思想的组织,以此在地区和世界公众舆论中败坏伊斯兰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形象。

支持萨拉菲和瓦比哈耶离经叛道组织是美国及其地区盟友打击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在独裁国家掀起的源自这场革命的伊斯兰觉醒运动的又一武器。在这之中,作为瓦哈比极端和偏离思想发源地的沙特扮演着财政支持这些极端组织的重要角色。沙特公然支持巴基斯坦离经叛道的塔利班极端组织、支持俄罗斯达吉斯坦的萨拉菲离经叛道准军事组织、支持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政府极端组织、支持叙利亚纳斯拉恐怖组织、支持黎巴嫩阿卜杜拉·阿扎姆离经叛道组织等,这些是沙特支持萨拉菲和瓦哈比离经叛道极端组织的冰山一角。尽管西方国家极力企图彰显其反对离经叛道组织的立场,但是他们的行为却与其声称背道而驰。西方国家坚决支持沙特,希望沙特国王政权领导伊斯兰世界。因为沙特执行的伊斯兰符合美国及其盟友以及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在地区实施的政策。沙特和统治该国的瓦哈比派通过各种方式向诸如基地极端组织等顽固不化的极端组织提供财政和武器支持。瓦哈比等离经叛道极端组织的举措打破了伊斯兰世界的团结。然而近几年来,这些极端组织在任何地方采取的任何行动都没有给美国和以色列的邪恶目的造成任何损害。

如果我们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伊斯兰世界的恐怖事件加剧正是在阿拉伯世界掀起伊斯兰觉醒运动之时发生的。纵观为反独裁和反傀儡政权而掀起伊斯兰觉醒运动的国家我们就会明白,所有这些国家无一幸免地与萨拉菲离经叛道组织发生冲突。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就此认为,离经叛道组织是伊斯兰世界一大危险。他奉劝伊斯兰国家保持警惕。他说:很遗憾,部分伊斯兰国家对支持离经叛道组织的后果熟视无睹,他们不明白这场大火将伤及他们自身。

伊斯兰革命领袖认为,近三四年来,加剧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分歧、增加穆斯林各民族的内部冲突是世界霸权主义势力加强应对多国掀起的伊斯兰觉醒的手段。他强调指出:世界霸权主义势力为掩盖伊斯兰觉醒,企图使伊斯兰各派系的追随者们兄弟阋墙和发生内讧。之后他们渲染诸如瓦哈比等离经叛道组织成员吞吃人心等令人发指的举措,在世界公众舆论中抹黑伊斯兰的光辉形象。伊斯兰革命领袖强调指出:无疑,这一系列问题不是首次才出现,世界霸权主义势力为此精心策划了很多年。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一如既往地认为,打击任何破坏团结的因素是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的一项重大职责。

萨拉菲和瓦哈比离经叛道组织是打着宗教旗号形成的一个具有暴力和野蛮的极端组织,与伊斯兰高尚、人性和寻求和平的教导背道而驰。

鉴于此,萨拉菲离经叛道组织站在以伊斯兰要求公正和自由教导为基础的伊斯兰革命思想的对立面。伊斯兰带来的自由、独立和公正的信息不是只为穆斯林,而是为了全人类。在瓦哈比的极端思想和行为中可以看到,瓦哈比离经叛道组织杀害穆斯林,甚至他们对妇女和儿童都绝不手软。事实上,暴力是瓦哈比僵化思想和极端行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基于和平和友爱基础之上的伊朗伊斯兰革命不仅是为了穆斯林,而且还是为了全人类而掀起的。这场伟大革命的领导人不仅认为,与其它穆斯林产生分歧是不正确的,而且自伊斯兰革命胜利一开始至今为推动穆斯林保持团结做出了广泛的努力。

另外,伊朗伊斯兰革命面对伊斯兰民族的敌人们具有坚定的立场,尤其体现在反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和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方面。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支持黎巴嫩真主党,并基于此完全形成了反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伊斯兰抵抗阵线。然而,瓦哈比和萨拉菲离经叛道组织不但不抵制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而且还根据部分西方和阿拉伯国家的政策与该伪政权沆瀣一气,把伊斯兰抵抗阵线视为其最大的敌人。鉴于此,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公开和幕后支持离经叛道组织与伊朗为敌。

从宗教信仰的角度讲,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也与离经叛道的瓦哈比极端思想存在诸多分歧。自该派出现之日起没多久,伊斯兰学者和思想家们,无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学者都多次引经据典对其偏离和僵化思想予以强烈批评和否定。但是伊斯兰革命的思想是建立在伊斯兰原则基础之上的,并根据伊斯兰高尚的教导创立了强大的民主体制。

现在,西方政府欺骗性地把犯罪作恶的瓦哈比和萨拉菲离经叛道组织渲染为逊尼派的代表,并企图使该极端组织站在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对立面,使这一伟大的革命陷入挑战之中,削弱反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抵抗核心,最终妄想破坏穆斯林团结。然而,伊斯兰革命思想根深蒂固,是建立在伊斯兰原则和《古兰经》以及圣裔高尚教导基础之上的。但是离经叛道的瓦哈比极端组织像水面上漂浮的泡沫一样,没有任何根基和支撑点。只要西方和部分阿拉伯国家终止对他们的支持,该极端组织就会立刻消失。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