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我的选择(29)

  • News Code : 515134
  • Source : 伊朗华语台
Brief

新皈依伊斯兰教的法国穆斯林罗杰·布格斯说:“基督教徒抵制伊斯兰教什叶派,但是这种抵制的根源源自于瓦哈比派和极端分子的反宣传所致。极端的瓦哈比分子认为,他们的生活受到什叶派穆斯林不正确信息的影响。然而,伊斯兰伟大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是受到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尊重和爱戴的。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就此没有任何异议。”

新皈依伊斯兰教的法国穆斯林罗杰·布格斯说:“基督教徒抵制伊斯兰教什叶派,但是这种抵制的根源源自于瓦哈比派和极端分子的反宣传所致。极端的瓦哈比分子认为,他们的生活受到什叶派穆斯林不正确信息的影响。然而,伊斯兰伟大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是受到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尊重和爱戴的。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就此没有任何异议。”

伊斯兰教是保障人类幸福也是最完美的宗教。伊斯兰教的教导通过神圣的启示而满足了人类在个人、社会和政治事务中的需求。如果伊斯兰的法律法规能够完全和正确的得到执行,将确保所有社会的和平与安全,所有人都会获得最优越的福利、安宁、尊严、尊重和好品德。

信仰、诚信、正直、虔诚、大度和助人为乐等等,这些都是伊斯兰教为使人类获得拯救而制定的信条。事实上,伊斯兰教通过其具有价值的教导在社会中树立优良的品德,这些优良的品德也吸引着很多非穆斯林。非洲裔法国人罗杰·布格斯是一位新皈依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他强调说,伊斯兰教是道德的宗教,是优良品德和道德的传播者,然而西方却抵制伊斯兰教。

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更多地介绍这位新穆斯林的观点。

罗杰·布格斯是一家法语英特网站的负责人和主编,该网站主要集中报道非洲国家和各种肤色人种的问题,尤其是欧洲黑色人种的问题。他在皈信伊斯兰教以前是一名基督教徒。他就自己皈信伊斯兰教的经历说道:“我不能不说我是如何选择伊斯兰教的,我必须说,我接受并皈依了伊斯兰教,这是真主对我的恩惠,是真主选择并接受了我。真主引领我走上了端正的道路。” 罗杰·布格斯先生认为,在欧洲皈依伊斯兰教的浪潮是空前的。他说:“我是这种空前实例中皈依伊斯兰教的一个典范。在西方存在对伊斯兰教发起真正斗争的现象。西方事实上是害怕伊斯兰教,西方国家普遍存在反伊斯兰的广泛宣传。这些宣传使得人们都迫切想了解伊斯兰教到底是什么样的宗教,竟让西方如此惧怕,西方如此对其发起反宣传?因此,很多人都急切想研究伊斯兰教。其中大部分人在经过研究和调查后接受了伊斯兰教。这是我的个人体会,当然也是很多欧洲和美国新皈依伊斯兰教穆斯林的体会。我作为一名记者,当我看到有人攻击伊斯兰教时,我就会对该宗教产生好奇,就想对伊斯兰教进行调查和研究。”

培养好的品德是真主的使者使命最重要的目标,以便人类行进在通向完美的道路上。伊斯兰伟大先知在宣传伊斯兰教中取得的成功尽管受到真主的眷顾和襄助,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先知高尚品德的魅力。人类的高尚品德和道德在真主使者的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这对敌人们产生了巨大影响。伊斯兰伟大先知穆罕默德说:“我被派遣为圣,是为了完美人类的品德。” 罗杰·布格斯作为一名新穆斯林体会到了伊斯兰教在道德教育方面的优美。他说:“在西方,无道德修养的现象十分普遍,伊斯兰教不会接受这种现象。伊斯兰教推崇道德,因为伊斯兰教本身就是一个具有道德内涵的宗教。西方和欧洲国家的人们真正地感觉到了这种道德的缺失,由于伊斯兰教特别关注道德,因此他们都纷纷皈依伊斯兰教。他们在伊斯兰教中找到解决自己精神和心灵需求的办法。我认为,在伊斯兰教发展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伊斯兰教先知最吸引人们的优良品行。伊斯兰教不会接受任何歧视和等级思想。伊斯兰伟大先知是奴隶制的终结者,然而今天在西方世界,奴隶制才以一种新的形式和作为一种丰厚利润的贸易被认真地提了出来。”

尽管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自诩他们是民主和自由的卫士,但是他们的立场表明,在行动中他们没有致力于追求这样的政策,而是一如既往地只是将其作为他们获取更大利益的工具。在西方国家可以清楚地发现,穆斯林的自由权广泛遭到践踏,伊斯兰的光辉形象被毁坏。奇怪的是,西方在声称言论自由的同时仍致力于敌视伊斯兰教和敌对穆斯林。新皈依伊斯兰教的记者罗杰·布格斯这样讲述西方伊斯兰恐惧症的原因。他说:“西方就好比一只手中拿着酒的人,这瓶酒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他可以享受它也可因其堕落。因此,他们面对伊斯兰这个崇尚道德的宗教有些恐惧,于是就对其进行抵制。因为伊斯兰教坚决反对腐败。伊斯兰教的这种立场将铲除这一具有丰厚利润的贸易,这是伊斯兰恐惧症最主要的因素之一。另一方面,西方穆斯林的状况与西方媒体对欧洲和美国穆斯林居民的报道完全相反。”

罗杰·布格斯在阐释西方穆斯林的状况时说:“我敢断言,大部分西方穆斯林还有法国穆斯林都是精英。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令人庆幸的是,他们所享有的这种社会地位有益于西方的穆斯林。然而西方媒体却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西方媒体企图把欧洲国家的穆斯林居民渲染为蒙昧和具有暴力倾向的人们。然而,这些都与穆斯林的真实状况相反。准确的说好比西方媒体所持观点,即:他们致力于大肆渲染伊朗女性的状况,他们说,伊朗女性不工作也没有工作,她们不能参加社会活动,她们只能待在家中,守着厨房转。但是伊朗女性的真实状况却与他们的报道完全相反。”

先知的后裔是先知指引和引领世人获得幸福的继承人,他们不遗余力地致力于复兴真正的伊斯兰教和建立世界公正、和平与安全,他们是人类迈向高尚道路上灿烂的星辰。据罗杰·布格斯说,西方对真主使者的后裔采取敌视性立场,因此他们竭尽全力企图诋毁伊斯兰教的形象。他说:“西方对圣裔学派缺乏足够的信息,他们所报道的信息大部分来自瓦哈比派。这些信息在媒体中产生了反响。基督教徒抵制伊斯兰教什叶派,但是这种抵制的根源源自于瓦哈比派和极端分子的领导。瓦哈比派认为,他们的生活受到什叶派穆斯林不正确信息的影响。然而,伊斯兰伟大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是受到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尊重和爱戴的。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就此没有任何异议。

他们任何时候都不会正视真正的什叶派或逊尼派,他们只会在诸如圣裔的地位,甚至是尊重彼此神圣性等问题上争执不休。在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对亵渎先知妻子做出的裁决中就能够完全看到这一点。我也听说了这一裁决,我对此感到非常快乐。这展现出了真正的伊斯兰,尤其是很好地彰显了什叶派,并使极端分子的恶意宣传化为了泡影。重要的一点是,尽管面对这一系列阴谋,目前法国人仍纷纷倾向伊斯兰教,伊斯兰教现在正在不断取得发展。近些年来,在欧洲和法国倾向伊斯兰教的势态从没有出现下滑的趋势。”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