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宗教与民主并行

  • News Code : 515140
  • Source : 伊朗华语台
Brief

公历4月1日(伊朗历1月12日)在伊朗日历中是一个历史和重要的一天。在1979年的这一天,伊朗人民为反君主制和要求自由而掀起的一场革命取得了成功,并建立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制。在这一天,98.2%的伊朗人向伊斯兰共和制投了票,改变了伊朗的政治、社会和文化机制,从此这一宗教和民主体制便建立了。鉴于此,这一吉祥的日子被命名为“伊斯兰共和国日”。

数个世纪以来,政教分离和世俗主义政府体制,尤其是西方世俗主义体制的理论主导着世界。宗教教法在人类生活中是一件特殊的事情。1979年诞生了一种体制,推翻了所有世俗观点,并根据宗教教导建立了宗教民主政府,这就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制。伊斯兰共和国是政府体制中的一种新模式,这种模式致力于通过领悟伊斯兰鲜活的法律和教导在人类社会和政治领域建立一种新的生活楷模,以便以此满足人类的所有物质和精神需求。

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坦率地说:伊斯兰共和国有两部分:共和,也就是民主制。伊斯兰,也就是以天启价值和天启法律为基础。在独裁和君主制傀儡政权被推翻后确定伊朗政治体制期间,在伊朗提出了“民主共和制”和“共和制”以及其它一些政府体制模式,但是伊斯兰共和制奠基人伊玛目霍梅尼从一开始就强调,必须建立伊斯兰共和制。他还强调指出,“伊斯兰共和制”一字不多,一字不少。就这样,伊玛目霍梅尼成为了享誉世界的伊斯兰共和制的奠基人。伊玛目霍梅尼就此认为,伊斯兰涵盖了诸如自由和平等等民主体制的所有积极的指标。除此之外,伊斯兰还具有伊斯兰体制的诸多优点。因此,伊玛目霍梅尼没有接受部分政治组织基于宣布“伊斯兰民主共和国”政府的建议,因为这就意味着伊斯兰缺乏民主原则。然而该与时俱进的宗教具有民主的成分。伊玛目霍梅尼在一个访谈中这样阐释这一问题。他说:“伊斯兰民主共和国”就是亵渎伊斯兰,这就等于你们说,公正的伊斯兰共和国,这是在亵渎伊斯兰,因为公正本来就是伊斯兰的基本原则。伊朗人民谨遵伊玛目霍梅尼思想的同时在示威活动中众志成城高呼独立、自由和伊斯兰共和制的口号。因此,共和制和伊斯兰是伊朗政府体制中不可分开的两大原则,为了证明和坚持这一原则很多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因此,首个宗教民主政府在伊斯兰教诞生后于1979年出现在了世界舞台上。

在阐释“宗教民主”的含义时可以说,“宗教民主”就是以坚持人民接受的宗教教导,在恪守宗教法规、维护民权、为人民服务的框架内为发展物质和精神文明创造条件的政府为榜样。宗教民主原则与西方的民主截然不同。这种关于自由的源泉和关注人类在物质和精神方面自由的不同之处是对个人和社会的一种审视,是立法依据的不同。伊朗著名哲学家、《古兰经》经注家阿拉麦塔巴塔巴伊说:一些人以为,西方人为人类带来了自由、民主和人权,实际上伊斯兰早在1400多年前就已通过其坚固的教导以最好的方式向人类彰显了这些。但是西方通过其错误的宣传使各社会和各民族误以为是他们为人类带来了人权。伊玛目霍梅尼认为,伊斯兰的敌人们是世人正确理解伊斯兰法律的障碍。他还说:如果伊斯兰法律正确得到执行,那时他们就会明白,他们所谓的民主在伊斯兰真正的民主面前不值一提。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奠基人就此说道:可能我们的民主与西方的民主表面上相似,但是我们想要的那种民主在西方是不存在的。伊斯兰的民主比西方的民主更完美。为了了解宗教民主,在与西方民主进行对比中,应关注其细节。可以说,诸如公正、宗教合法性、以人为本、为人民服务和自由等特点,这些都是宗教民主的部分重要核心。因此,宗教民主与西方的民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伊玛目霍梅尼就此认为,人类无法拥有完全民主的行为。言行不一是西方民主最大的特点。西方人一边喊着“人权、公正和自由”的口号,一边却在行动中做着与其背道而驰的事情。伊玛目霍梅尼就西方口号的双重性说道:他们打着人权的旗号进行敲诈勒索。

过去数十年来,西方政府奉行的这种阳奉阴违行为的事例不胜枚举。这种双重标准已经成为了西方政府的一种行事态度。西方政府时至今日仍在殖民和奴役部分非洲亚洲国家以及拉丁美洲国家的人民,然而他们却对自己的剥削和屠杀数百万人的行为既不道歉也不反思。

在阿尔及利亚人民为摆脱130年的殖民而进行的8年反殖民斗争中,法国政府在镇压行动中杀害了100多万阿尔及利亚人。法国政府不但拒绝承认这一历史事实,也不愿向阿尔及利亚人民道歉,而且通过在法国议会制定法律为这起大屠杀事件进行辩解。与此同时,法国总统每年都会发表讲话, 把法国殖民阿尔及利亚的时期渲染为该国历史上令人自豪的一个时期,并将其载入教科书中。欧美殖民主义国家过去数十年来在其工作日程中留下了很多类似阳奉阴违的污点。在宗教民主中,任何时候都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在该体制中,主权由真主掌握,真主是宗教法律和价值的掌管者。政府的职责之一就是在社会中执行人性化法律和实现公正。当然,在宗教民主体制中,人民的责任之一就是恪守伊斯兰教导和价值。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就人民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负责人之间的关系指出,宗教民主的特点之一就是,人民与负责人的关系不仅限于法律层面,而是除此之外还有情感和信仰的关系,这源自于人民的宗教信仰及其对伊斯兰革命基本原则的坚持。当然,在该体制中,所有事务都在伊斯兰高尚教导的框架内得以执行,因此在该体制中不会存在西方出现的道德和人文价值沦丧危机。区分宗教民主与西方自由主义民主的特点之一也是如此。在西方,个人主义和世俗主义主导着整个社会。一切都是为了贪图享乐和满足人的欲望。正就是这一点使西方文明面临一场认同危机。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宗教民主使西方的自由主义陷入挑战之中。鉴于西方政府企图通过实施伊斯兰恐惧症和敌视伊斯兰的政策来诋毁和丑化伊斯兰的光辉形象。因此,在很多伊斯兰国家甚至是西方国家,伊斯兰高尚教导的吸引力不断增加。伊斯兰觉醒运动就是这一事实的佐证。今天,对于西方而言,伊斯兰觉醒运动使他们的自由主义思想陷入挑战之中。如果西方政府允许根据穆斯林各民族的诉求进行自由选举,无疑,西方所宣扬的自由主义很快便会消失。

让我们用伊斯兰革命领袖的话来结束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伊斯兰革命领袖说:伊斯兰共和制驳斥基于西方错误思想基础之上的“民主”。宗教民主就意味着在宗教的框架内赋予人类真正的尊严和人民群众行为自由,而不是在愚昧无知的传统和经济大鳄的要求以及好战分子杜撰原则的框架内。伊斯兰共和制与他们的政策相反,该体制是完全在宗教的框架内进行的,而且人民的意愿就是最终决定者。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