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迪与《果园》

  • News Code : 175703

萨迪是继费尔多西之后,伊朗诗坛又一颗璀璨的明星,他的生平年月不详,约(1208—1292),全名是谢赫•穆斯列赫丁•阿布杜拉•萨迪,出生于波斯名称设拉子一个普通传教士家庭。他出生时正值伊朗塞尔柱王朝(1055—1194)因花剌子模人入侵而覆亡,十字军东侵,蒙古铁骑两次践踏伊朗。萨迪在这连年动乱,社会动荡不安中颠沛流离地度过了他的前半生。

青年时代,他曾在巴格达最高学府“尼扎米耶”书院学习,研究文学和伊斯兰教教义学,曾一度师从苏菲学者谢哈布丁•苏哈拉瓦迪,钻研伊斯兰教苏菲派哲学。当时巴格达是阿拉伯伊斯兰学术文化的中心,在那里,各个教派及其代表人物都以本教派的观点解释伊斯兰教义,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自由地进行辩论,阐述各自有关哲学的主张,探讨安拉存在及其本体与属性的关系等问题,甚至辩论各民族文化的优劣及其语言、文学等问题。事实上,当时任何一种宗教、学派和语言、文学在辩论中都不可能不受其它宗教、学派、哲学和文学思想的影响而调整自己的学说。正是这段学习给他日后的文学创作打下了深厚的功底。

由于伊斯兰帝国内部政治斗争的激烈和持续不断的教派起义,导致帝国的分裂和地方势力的割据,公元1225年萨迪离开巴格达,开始了长达30年艰辛而坎坷的游学生涯。足迹遍至亚洲、非洲广大地区,辗转阿拉伯半岛、埃及、摩洛哥、埃塞俄比亚、印度、阿富汗和我国喀什噶尔等地。所到之处,除宣教外他还细心观察当地的风俗,体悟人生的真谛。他的诗里这样讲到:

我曾在世界四方长久漫游,

与形形色色的人共度春秋,

从任何角落都未空手而返,

从每个禾垛选取谷穗一束。

在此期间,他作过雇工,他曾被十字军俘虏,后由阿拉伯商人赎回,还服过苦役。亲眼见到国家的兴亡,社会的丑恶,贫富的悬殊,人民的苦难,丰富的阅历为他开拓了极为广阔的视野,加深了对人生、世界的认识、了解,并积累了大量的生活素材,成为他一生诗歌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长期对伊斯兰帝国社会生活的深入观察以及多次去麦加朝觐的亲身体验,使他在青少年时期所学的伊斯兰知识得到升华,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促使他把对人世的认识和感受用诗的语言记录下来。

    公元1258年萨迪终于结束长期的托钵漫游生活回到家乡设拉子定居,从此隐世遁居,潜心著述,将大量时间、精力付诸诗歌创作直至寿终。其著作达20种之多,其中以《蔷薇园》、《果园》最为有名。歌德和普希金对萨迪都有过很高的评价,普希金有句名言道:“有些人已经不存在了,还有些人远去了。—正像萨迪说的。”

    萨迪的传世之作《果园》(他自己称其为《萨迪信札》),其内容主要有公正、行善、爱情、谦虚、知足、教育、忏悔等,诗集中充满了仁爱、善良、纯洁、理想和赤诚,展现了世界应该具有的面貌。是他作为游子奉献给故乡的礼物,更是以其内容的丰富,寓意的深邃,风格的多样,令同时代的诗人刮目相视;以意象的优美,抒情的率真,议论的精当,格调的雄放,令当时诗坛高手叹羡仰慕。这本道德训诫诗集奠定了他在波斯文学史上的地位,为中世纪伊斯兰文学树立了一座丰碑,被誉为波斯文学史上的“四柱”之一,萨迪的名字也成为穆斯林尤其是伊朗穆斯林的骄傲。

    《果园》的思想内容

    《果园》全书内容五光十色,丰富多彩。人世沧桑,人心善恶,人情冷暖,人间不平,半生经历的种种奇闻异事,圣人训谕,帝王言行乃至生活经验的总结等,几乎无所不包。它深刻地反映了波斯地区和东方穆斯林国家13世纪社会生活的真实面貌,是萨迪一生智慧与经验的结晶。

    萨迪一生历经沧桑,饱尝了人间的辛酸。然而,也正是由于在这严酷的现实生活的磨炼下,形成了他的“仁爱慈善”为核心的世界观。从《果园》中我们可以看到,忧虑祖国命运;关心人民疾苦;教育启迪人们信从真主;弃恶从善是萨迪《果园》一书的主题思想。萨迪以一个伊斯兰诗人的眼光观察世界和反映世界,他在书中号召人们信仰真主,勤于祈祷,清心寡欲和虔诚忏悔;在强调善功客观效应的同时,也强调将人的主观愿望包含于对善行的道德要求之中,反对抱着各种各样功利性目的或图有虚名去行善的做法,强调善行应当是发自人内心自觉自愿的行为。在他心目中,理想完人的最高道德标准应当是既虔诚敬意地履行宗教功课,而又真心实意地行善济人。

         若能以善行解脱一颗心的痛苦,

         胜似每步把千句经文诵读。(故事24)

    萨迪是一个热爱人民的诗人,他的全部作品都表现出这种无比深沉、无比炽热的爱,这里他把履行宗教仪式与力行善功之间的关系阐述得十分清楚。他认为人生关键在于行善,即服务他人,为民众谋利益。如果忽略了这一点,那么苦修就失去了应有的意义。这里萨迪受苏菲主义思想影响,道德修养与日常的宗教功课相比更为重视前者。

         敬主修行无非是为民效力,

         否则念珠拜垫与破袍又有何益?(故事4)

    由此可见,萨迪认为宗教功修并不是独善其身的个人行为,而应当包括舍己助人的现实内容;力行善功,为民效力,正是信仰虔诚、敬主爱人的具体表现。这充分体现了萨迪面向人生的积极态度和他撰写《果园》一书的主要宗旨,启迪世人和匡正风俗。萨迪怜恤受苦受难的人民,对他们倾注了无限的爱,他主张仁爱、怜悯、宽恕,并且认为不能把单纯善行理解为同情弱者、仗义疏财、赈济贫苦等经济行为;而诸如不窥探他人隐私等也属于善行的表现。这不但扩大了仁慈行为的外延,而且深化了它的内涵,即行善不仅是一种物质上的给予与援助,更是精神上的理解与宽容。

    1984年伊朗教科文组织前主席拉兹姆米教授在《果园》一书的再版前言中指出:“《果园》是萨迪对理想世界向往的产物。这部书中充满善良、纯洁、理想和赤诚。这一真理与理想的园林中,所体现的是他应该有的样子。”萨迪在《果园》中追求的是对真主信仰上的理想世界,从他的“理想国”的描绘看,他超越了自己的时代,他的许多观点对全人类都是有意义的。因此,19世纪以后,欧洲不少诗人把他视为具有崇高人道主义思想的世界诗人。

《果园》的艺术特色

    凡在文学史上堪称大师的诗人,其艺术风格都呈现出多样统一的特色。即有着个性鲜明的主导风格,又有着多姿多彩的辅助风格。《果园》除序诗外共分十章:正义和治国之道、善行、真正的爱、陶醉与激情、谦虚、乐天知命、知足长乐、论教育、祈祷与结束语等。全书由160个小故事组成。他把大至治国安邦的方策和道德修养的规范,小至待人接物的礼节和生活起居的经验,以及天地、哲学、历史、医学、民俗等都用故事诗的体裁表现出来。既有对黑暗现实的有力针砭,又有对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