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伊斯兰教的日本人

  • News Code : 427283
  • Source : 泛穆网
Brief

日本人中,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在总人口中不足1%,是非常少的。对日本人来说,伊斯兰教是个遥远的存在,对宗教本身也没有充分的认识。日本最大的清真寺“东京清真寺”(东京涩谷区代代木上原)的下山茂先生,是日本人中为数不多的一位穆斯林。

对伊斯兰教的偏见

下山先生虽然强调:“现今的世界,已是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穆斯林的时代”,但尽管如此,为什么伊斯兰教对于日本是一个遥远的存在呢?

“日本明治时期(1868年-1912年)以后,以欧州作为近代化的目标,从德国、英国、法国吸取了民法、刑法、商法,建立起了一个近代国家。其间,包括伊斯兰教各国在内的欧州之外的价值观,统统地被忽略了。

而且,欧州人略带偏见的伊斯兰教观点,比如‘古兰经与剑’(恶意阐释伊斯兰教具有攻击性时的说法,意为‘或改信伊斯兰教或死亡’、‘非信仰即战争’——译注)”传入日本,因此伊斯兰教的真意没有为人们所理解。加上近年发生的9.11恐怖袭击事件(2011年)等,受到媒体报道的影响,给人以‘伊斯兰教很可怕’的印象,这就是现状。”

作为世界宗教的普遍性

在世界的历史中,每个国家和地区都诞生过各种各样的宗教。而如今,从信徒人数上也可以看出,伊斯兰教已经发展为仅次于基督教的世界第二大宗教。

“穆斯林的人口,在世界上有15亿之多。对许多日本人来说,伊斯兰教难以理解,往往被认为是‘不能吃猪肉’、‘蓄胡须’、‘斋戒(※1)等戒律严格可怕的宗教’。但是,如果是教义缺乏‘普遍性’的宗教,那么它就不会发展成为在全世界拥有信徒的宗教。数字告诉我们,伊斯兰教是不折不扣的普世宗教。”

那么,伊斯兰教的普遍性是什么呢?

“大家都熟知基督教的普遍性,极端地说,那就是‘爱’,也就是无偿的爱。但是,伊斯兰教的普遍性几乎不为人所知。它是‘平等’。伊斯兰教不以肤色、民族(国家)、语言、血统、阶层来划分人类的优劣。如果说有优劣之分,那只存在于每个人的畏神之心和敬神之念当中。”

听说在东京清真寺皈依伊斯兰教的日本人每个月有5人左右。在这次采访中,也几乎没有看到作为穆斯林来此礼拜的日本人。现状是伊斯兰教的日本信徒极少,下山先生为什么做了穆斯林呢?

“大学生时,我乘橡皮艇游览了非洲的尼罗河,并逗留在当地的村落里。每到一处,虽然不能完全用语言沟通,但每个村落几乎都会有求必应,爽快地为我提供床铺。从人种上说,他们是黑人,但信仰伊斯兰教。我当时非常感激他们的款待,后来得知这些都是伊斯兰的教诲,深感吃惊。

那时的体验造就了今天的自己。坦率地说,成为穆斯林之前,我不大相信神明的存在。但是,因为皈依了伊斯兰教,成为了‘伊斯兰大家庭’的成员,无论是黑皮肤、黄皮肤还是白皮肤,大家都像兄弟一样,并排在一起礼拜。我感到那实在是太美妙好了。”

“伊斯兰教这一宗教,极力规劝善行和分享。从14世纪至16世纪的奥斯曼帝国时期,依据将多余的财富归还(捐献)给社会这种伊斯兰教的理念,社会的剩余资金通过经济活动,相对来说转化为了社会资本。它是通过“瓦合甫”来具体实施的。所谓“瓦合甫”,是相当于今天NGO、NPO这样的组织,它们用收集的捐款,为贫困者建立了医院、学校等社会公益设施。以清真寺为中心,周围建有伊斯兰学校、医院、集市、为穷人免费供餐的食堂,形成一个多功能的城市枢纽。苏丹(类似总督的官职——译注)、官吏、市民们都把剩余的金钱,用在了消除社会差距上。”

据下山先生介绍,东京清真寺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东南亚的伊斯兰教信徒中间,是与京都、富士山、迪斯尼乐园齐名的观光名胜,还被排进了旅游团的景点中。正因为如此,下山先生特别强调了盛情接待东南亚游客的重要性。

“今后,来访日本的东南亚穆斯林旅游团会还会增多。但是,提供清真食品的餐厅、礼拜设施完备的饭店等还很缺乏。日本以“盛情款待旅行者”而知名,但我感到对伊斯兰教徒的理解和款待之心还远远不够。”

理解伊斯兰的捷径——人与人的沟通

今后接触穆斯林的机会将越来越频繁,那么,日本人怎样才能更好地理解伊斯兰教呢?

“要迈向一个新的世界,须从接触人开始。我认为正是‘与人的沟通’,才会给我们走进新世界的勇气。我本人也是如此。在我犹豫是否皈依伊斯兰教时,正是因为接触了在东京大学农学系攻读博士的伊拉克留学生,了解了他们的为人,才促使我下了决心。

伊斯兰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伊斯兰教徒生活的全部。你可以从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中对它产生兴趣,从人与人的交流中去感受伊斯兰教。仅仅把来清真寺当作鉴赏艺术也可以——‘清真寺这么美啊’,你不妨用这种方式开始了解伊斯兰教。

从人与人的沟通上来说,当遇见伊斯兰教徒时,你不妨伸出手来,和他们打一声招呼说:‘愿真主赐你平安(assalamu alaikum)’。即便是不认识的人,听了这句问候,也会感到非常舒心的。刚才,我就是这样向来自印度克什米尔地区的一家人打招呼的,他们的脸上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在结束采访时,下山先生是这样说的:

“正因为在非洲有过常人无法体验的经历,所以才能做一些非我不能的事情。伊斯兰教在日本受到误解,我希望把伊斯兰教的真谛传达给更多的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