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哈比派(a1—Wahhabiyyah)简介

  • News Code : 177617

瓦哈比派是近代伊斯兰教复古主义派别。18世纪中叶,由阿拉伯半岛纳季德的伊斯兰学者穆罕默德•伊本•阿卜杜勒•瓦哈比(1703~1792)创立。瓦哈比生于阿拉伯半岛纳季德地区的艾知奈地方宗教世家。其思想来源于当时四百多年前的逊尼派罕百里学派的教法学说和伊本•泰米叶(1263~1328)的复古主义思想及其门徒伊本•耿叶米,这两人是瓦哈比教派思想的开山鼻祖。据各种资料记载,阿卜杜拉•瓦哈布自幼聪明好学,并能背诵全本《古兰经》,但是他性格独立而偏执,同时因聪明过人而高傲自负,因此,在家中常与其家父和兄长苏莱曼发生口角,求学期间因其叛逆的性格和极端的思想也时常与老师和同学发生争执而愤然出走。瓦哈比派自称“认主独一者”(Tawhid,陶希德),因其创始人瓦哈比的名字而得名。瓦哈比所著的《认主独一论》、《信仰基要》、《疑难揭示》等,奠定了该派教义学说的基础。此教义主要传播于阿拉伯半岛,以及埃及、苏丹、利比亚、尼日利亚、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地,并在世界不少地区都有影响。

瓦哈比派教义的要旨是:革除多神崇拜和一切形式的“标新立异”,“回到《古兰经》去”,恢复先知穆罕默德时期伊斯兰教的“正道”,严格奉行认主独一的教义。其主要主张是:1:严格信奉独一的安拉,反对多神崇拜和异端邪说。认为阿拉伯社会的落后和穆斯林正统信仰的衰落,致使多神崇拜和异端邪说盛行,主要原因是背离了安拉的“正道”和先知穆罕默德的圣训,要复兴伊斯兰社会,首先必须改革和复兴伊斯兰教,要革除一切多神信仰的表现,反对异教思想对伊斯兰教的浸染,反对苏菲派对吾里、陵墓和圣物的崇拜,反对在安拉与人们之间有所谓中介说情的主张,恢复伊斯兰教的根本信仰——认主独一,恢复伊斯兰教早期的纯洁性和严格性。

2:坚持以《古兰经》、圣训立教。该派认为,《古兰经》和早期真实的圣训是穆斯林信仰、立法、道德和个人行为的最高准则,应以经、训的原则立教,凡符合经训规定的应当遵循,违犯经训规定的坚决抛弃。反对脱离经训的任何“标新立异”,反对苏菲派和内学派对《古兰经》文的隐秘解释,反对用异教观点注释《古兰经》,主张一切应回到《古兰经》的本来精神中去。倡导以罕百里法学派的学说行教治国,穆斯林应严格履行教法规定的各项宗教功课和义务。

3:主张整肃社会风尚,净化人们的“心灵”。该派认为,纯洁的心灵、朴素的本色、高尚的道德,既是穆斯林必备的品德,又是虔信安拉的体现。信仰的淡薄,道德的沦丧,必然使人走上迷误,导致社会陷入腐化堕落的深渊。故该派主张革除社会弊端,净化人们的“心灵”。严禁高利贷盘剥和商贸交易中的巧取豪夺,禁止吸烟、饮酒、赌博、淫秽,反对将音乐、舞蹈引入宗教仪式,反对一切腐化、堕落和违背人格的享受,谴责奢侈豪华,禁止装饰豪华的清真寺,禁止穿着丝绸和华丽服装、佩戴金银珠宝首饰等。

4:倡导穆斯林团结,共同对敌。该派认为,凡穆斯林应不分氏族、种族和贫富,在安拉面前一律平等,共同的信仰将穆斯林连结在一起,“凡穆斯林皆兄弟”,应消除分歧和怨恨,停止自相残杀,为捍卫,“安拉之道”,团结一致,共同对敌。

5:在政治上,反对土耳其人对阿拉伯半岛的统治和英国的侵略。该派指责奥斯曼帝国统治者腐化堕落,助长“异端邪说”,对伊斯兰国家进行欺压和掠夺,完全背离了伊斯兰教,因而不承认土耳其素丹为伊斯兰教领袖的地位,不承认土耳其政权,公开提出只有阿拉伯人才能肩负起恢复伊斯兰教纯洁性的使命。主张用“圣战”争取阿拉伯半岛的统一和民族的独立。

瓦哈比起初在纳季德家乡艾叶奈宣传教义主张,曾得到部落酋长伊本•穆阿麦尔的支持,并吸引了部分信众。后哈萨地区长官以破坏传统信仰为由,出面反对和干涉,瓦哈比被迫离开家乡。1745年来到达尔伊叶的阿纳扎部落,酋长穆罕默德•本•沙特支持和赞赏瓦哈比的宗教改革主张,瓦哈比则支持伊本•沙特实现政治统一的主张。伊本•沙特与瓦哈卜遂结成宗教、军事联盟。瓦哈卜担任教长,专事讲学、宣教,借助达尔伊叶部落的武装力量传播新教义。此后瓦哈比派和沙特家族的势力迅速发展。1765年伊本•沙特去世,其子阿卜杜勒•阿齐兹继酋长之位后,继续推行瓦哈比教义和对外征战,于1773年统一纳季德,占领利雅得。1792年瓦哈比去世,阿卜杜勒•阿齐兹成为瓦哈比派教长,从此确立了沙特家族世袭的政教合一的国家政体。1801年瓦哈比派攻占伊拉克卡尔巴拉,拆毁侯赛因陵墓。1803~1804年相继攻克麦加和麦地那,捣毁先知穆罕默德陵墓,迫使麦加谢里夫臣服,并从土耳其人手中夺取了整个希贾兹,后又吞并了哈萨。1805年袭击了奥斯曼统治的叙利亚和伊拉克。1811年建立了第一个沙特家族统治的瓦哈比派王朝。奥斯曼素丹命埃及总督穆罕默德•阿里率大军前往镇压;经过7年的战争,于1818年沙特王朝的首都达尔伊叶被夷平,埃米尔阿卜杜拉•本•沙特被押往伊斯坦布尔处死,沙特王室逃往科威特,瓦哈比信徒被赶往沙漠地带。

20世纪初,沙特王室的阿卜杜勒•阿齐兹•本•沙特从科威特返回故乡,集结旧部收复利雅得,进而统一纳季德地区。1910年,阿卜杜勒•阿齐兹创建“伊赫万•陶希德”(认主独一兄弟会)组织,大力传播瓦哈比派教义,并在军事、政治、经济、宗教诸方面进行改革。兄弟会发展成宗教、军事、生产的综合性组织,随着会员的不断增加,逐渐向纳季德的农业区迁移,组成了大量“希吉来”区,为新国家的建立奠定了基础。1921~1925年,先征服了拉希德家族的领地,后进攻希贾兹国王侯赛因的属地,先后占领塔伊夫、麦加、麦地那、吉达,后又兼并了阿西尔,阿卜杜勒•阿齐兹被拥戴为“汉志王和内志及其属地的素丹”。1932年9月,正式定国名为沙特阿拉伯王国,立瓦哈比派教义为国教。

瓦哈比派的产生背景: 

    任何一种思潮的兴起,都根源于深刻的社会政治背景,同时,它往往是在吸收和承继相关哲学思想和相关理论的基础上,创立并构建自己的理论的。作为十八世纪兴起于阿拉伯半岛(即现在的沙特阿拉伯)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瓦哈比运动也不例外。

    十八世纪初叶,横跨亚、非、欧三洲的奥斯曼帝国日益衰落,帝国苏丹对各地方行政军事长官(贝伊)的控制力和影响力也日渐不济,一些地方的官吏也借机大肆地盘剥民众。生活于阿拉伯半岛的人民,其生活境况也日益艰难,但因迫于地方官吏的暴悍和酷刑,只能以“顺受”而保持沉默。更多的人则跟随圣裔、圣徒和筛海们,投身于苏菲爱主的功修之中。一些心存邪念的人也以“圣裔”、“圣徒”和“筛海”自居,以修苏菲之道为名,借“假上人”的身份干起了谋求敛财的勾当,引起了一些民众对“假上人”的怀疑和愤慨。这一现实使一些对奥斯曼帝国的统治极端不满的人倍感失望和痛心,于是他们就四处游学,上下求学,力图找到一种能号召民众团结一致,共同推翻奥斯曼帝国统治的良药。经过对现实的分析和判断,他们认为,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之所以衰而不亡,关键在于民众的“不觉悟”,而民众“不觉悟”的根源又在于圣裔、圣徒和筛海们(学者),正是由于民众都追随他们投身于苏菲的功修,从而不能直面现实的苦难和不平,进行导致了土耳其人对阿拉伯人长期的统治。因此,要推翻奥斯曼帝国的统治,建立一个由阿拉伯半岛人自己主宰的国家,就必须要打倒圣裔、圣徒和筛海,只有这样,民众才能脱离他们的影响,从苏菲爱主的功修中退出,进而加入到一个新的富有政治理念和团结战斗精神的集体中来。

    与此同时,英国工业革命后,其国力和野心日益增强和膨胀,机器工业的巨大效率迫使他们需要寻找到新的原料和市场,以满足其工业革命的需要。英国纺织业的迅猛发展,引起了著名的“羊吃人”现象,纺织品原料的匮乏促使他们要寻求新的原料供应地,这时他们首先瞄准了庞大而又日益衰落的奥斯曼帝国,他们将奥斯曼帝国称为“病入膏肓的巨大病夫”,并确认这个“病夫”是他们最易得手的市场,而以游牧为主的阿拉伯地区更使他们垂涎三尺。于是他们便选派一批人进入奥斯曼帝国的各领地,以求学经商(因奥斯曼帝国为伊斯兰国家,所以不宜派送基督教传教士)为名进行情报的搜集活动,同时积极寻求能与他们合作的代理人,一如近代各帝国主义国家在殖民中国时在中国寻求其代理人(如袁世凯、傅仪、段祺瑞等地方军阀皆为各帝国主义当时在中国的代理人)一样。由于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在信仰上的巨大差异,加上当时伊斯兰世界苏菲所处的统治地位,使得英国在奥斯曼帝国各领地寻找代理人的计划迟迟不能实现。这样,他们结合欧洲基督教马丁•路德基督教改革的成功经验,决定在伊斯兰世界寻求到一个具有反传统宗教的革新人物,从而以瓦解奥斯曼帝国的统治,并且能以“思想革命的方式进行一次新十字军东征,重新塑造并最终消灭伊斯兰教。”(《大不裂颠殖民史》)也就是说,英国不仅要实现对奥斯曼各领地的政治、经济、军事方面的殖民,而且要同时完成对伊斯兰教的重新塑造和革新。英国人很清楚,以政治、经济、军事的殖民拥有只能是形式的和外在的,最终将因缺乏本质的殖民而成为一种短斯行为,要实现长期彻底的殖民统治,则必须对殖民地进行文化的殖民改造,就像日本当年在朝鲜和“伪满州国”强制推行日本殖民文化政策一样。

    英国人认为,对奥斯曼领地的阿拉伯地区,要想实现彻底而长久的殖民占有,就必须把西方以基督教为中心的文化思想输入伊斯兰教,以促使对伊斯兰教的改造和最终消灭,这便是英国殖民者有名的“新十字军计划”。在英国人看来,这样不仅可以获得即近的殖民地,同时又可以改造并最终消灭伊斯兰教,真可谓一箭双雕。所以,英国在阿拉伯地区寻求代理人的行动,就变得急切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