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尔逊·曼德拉致穆斯林立法委员会的一封信

  • News Code : 487614
Brief

曼德拉的一生是践行宗教信仰、博大胸怀的写照,他的一生、他的思想和实践也是与南非穆斯林影响互动的写照,他的成功包含着南非穆斯林的理解和支持,但这一点却鲜为人知。

曼德拉(1918—2013),新南非第一任总统(1994—1999),1993年获诺贝尔和平奖,曾先后荣获数十项国际奖,是国际公认的伟人和名人。他作为一个部落首领的儿子,放弃了个人优裕的生活,几十年来一直为受污辱的黑人获得平等和自由的权利而英勇斗争,领导南非人民反对种族隔离制度和种族歧视。27年的铁窗生涯非但未能消磨他坚强的意志,反而使其历久弥坚、愈益坚强,更加坚韧顽强、沉着大度地致力于促进国家的和解,推动民主的进步和平等、自由、公正的新南非的建立,支持被压迫的民众获得自由,以及为促进世界和平和不同宗教之间相互理解进行不懈的努力。他以其虔诚的宗教信仰、高尚的人格、顽强的斗志、坚忍的毅力、鲜明的立场和幽默的智慧赢得世界人民的尊敬与爱戴,成为和解、和平、正义与友善的象征。曼德拉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而且是所有南非人民人格魅力的象征和神圣不可侵犯的民族之魂。新南非建立后,他呼吁黑人“将武器扔到海里去”,而不要“将白人赶到海里去”,拯救了一个新南非。他的一生是践行宗教信仰、博大胸怀的写照,他的一生、他的思想和实践也是与南非穆斯林影响互动的写照,他的成功包含着南非穆斯林的理解和支持,但这一点却鲜为人知。为了让读者了解曼德拉与南非穆斯林的友谊和南非穆斯林为新南非的建立所做出的卓越贡献,译者虎隆特将1985年3月4日曼德拉在开普敦波尔斯摩尔·玛克希莫姆监狱写的《致穆斯林立法委员会的一封信》翻译出来,与大家分享。

 

亲爱的谢赫嘎比尔:

 作为南非基督教循教宗教会的成员,自幼荣受了教会的洗礼成为一名基督教教徒。少年时代,在教会学校的哺育下,我就对基督教的信仰产生了浓厚的情感。

 在我漫长的囚狱生活中,我与我的狱友们经常得到来自基督教各个教会的巨大支持和鼓励。新的趋势显示,教会已成为坚决反对种族隔离和压迫、领导基督教教徒们为自由和公正、提高黑人(包括当地土著居民、有色人种和印度移民)的社会地位、使他们享受平等待遇而斗争的中坚,但教会根据我们的特殊情形,也坚决反对极少数搞种族隔离的教牧人员,利用教会使基督教徒卷入暴力冲突,为种族隔离组成坚固的联盟,开展背离基督教教义的激进斗争,而暴力冲突的发展和结果,使教会更加认识到,我们的人民,事实上更宁愿接受贫穷、饥饿和不平等的社会现状,也不愿卷入暴力冲突。

 直到我23岁,在那恐怖的岁月里,我仍像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那样,生活在一个部落的社会环境中,虽然我对其它宗教略知一些,但从没有深刻地了解。40岁以后,才感到自己已经开始接近其他宗教信仰团体的人们,并发现那些宗教都是伟大的。确切地说,它们比基督教还要古老一些,在人权、教育、国家的繁荣和人民的富强等方面与基督教的教义基本一致,且有着明确相同的奋斗目标。

 我还发现,诸如南非伊斯兰教的毛拉卡查里亚、那纳·斯塔和其他许许多多的穆斯林,同任何一个基督教教徒一样,道德高尚、人格伟大、亲善友好。在此我要强调指出,毛拉卡查里亚是第一个将伊斯兰教的基本知识、历史发展和奥班德大学的成就向我作了简明清晰介绍的人。

 不久,我成了阿卜杜·拉赫曼博士的崇拜者,他是一位富有远见卓识的穆斯林思想家。早在20年代,他就以无与伦比的献身精神,致力于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种族的团结事业和反种族隔离的斗争。

 我从未会见伊玛目哈伦,却听过许多关于他的嘉言懿行。当我被转移到罗本岛监狱的那段日子里,伊玛目巴斯尔经常定期地来看我,他的来访和教诲,不仅给予了我们持续不断的物质上的支持,也给予了我们精神上莫大的慰藉。懊悔的是我曾认为,不会有穆斯林的教职人员来探访狱中的我们,作为被监禁者,当时我们从穆斯林和印度裔社团得到的支持和鼓励要比来自基督教各个教会的支持还要大。

 我必须指出,1962年我的非洲之行,开阔了眼界,了解了伊斯兰教对非洲大陆的影响。虽然我没对非洲的穆斯林人口做过准确的统计,但对非洲的埃及、摩洛哥等阿拉伯国家的三个月访问,以及对马里、几内亚和尼日利亚的访问,都给我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影响,原来非洲大陆上的穆斯林比基督教教徒还要多。

 现在我必须言归国内情形并想告诉您,当我在罗本岛上时,不断写信呼吁,强烈要求监狱长允许我们瞻仰谢赫毛杜拉的纪念地,要求终于1977年获准。我永远不会轻易忘却那一天,因为那些特别是纪念民族英雄或伟大运动的纪念碑和标志,可以影响和激励每一个人。我的狱友和我在那神圣的地方度过了一个多小时,大家都感到无比的自豪和幸福,因为我们能够向伟大的反种族隔离斗士谢赫毛杜拉表示深深的敬意。遗憾的是,当时我们中没有一个人通晓伊斯兰教,向我们阐述《古兰经》之精神,先知穆罕默德的使命和伊斯兰教信仰体系的里里外外,使大家关于伊斯兰教的知识得到丰富。

 最后,我想强调指出,本世纪末的社会正义正遭受着两种罪恶的侵蚀:一种是连绵不断的战争,另一种是贫富不均和丧失机遇。那些完全关注上述罪恶的人们认为,凡主张消灭那两种罪恶的思想观念、价值标准、信仰体系和实践纲领都是正确的,凡在最大程度上清除那些罪恶的社会制度都是公正的。以我现在的处境,不能完全直率地阐述我的观点,但有一点可以让你们了解,我认为穆斯林立法委员会将会完全的致力于和上述罪恶进行斗争,这就是为什么南非穆斯林立法委员会成为我们所有南非人民反种族压迫斗争获得灵感的源泉的原因。

 谨向您——谢赫纳吉尔和穆斯林立法委员会的全体成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此致!

敬礼

NR·曼德拉

1985年3月4日波尔斯摩尔·玛克希莫姆监狱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