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人权(24)

伊斯兰教人权(24)

自由是人类最基本的价值之一,所有人都对此供认不讳。之所以有了自由,人的思想才能得到发展,潜力才能得到发挥。因此,很多学说和思想家都对此发表了观点。今天,西方国家以自由卫士自居。西方国家领导人和西方思想家认为,社会和个人自由首次在欧洲被提出。西方哲学家在18世纪首次关于自由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并为此著书立说。这些原则大部分被记录在今天被认为是世界重要文件之一的《世界人权宣言》中。

可以说,在西方思想家、思想开明人士和领导人思考并把自由视为人的基本权利之前的多个世纪中,该问题就已经在天启宗教中得到了详细阐释。值得关注的一点是,18世纪末,法国和之后在西方世界提出的自由的概念和价值远不及天启宗教中提出的自由的含义。

自由是天启宗教为人类制定的首要诉求。天启宗教先知是人类自由的首位呼吁者和信息承载者。事实上,所有先知的第一句话是:你们应顺从真主,不要追随恶魔和那些不信真主,并企图奴役他人之人的步伐。鉴于此,真主在《古兰经》蜜蜂章第36节经文中说:“我确实给每个民族派遣过一位使者,(他们宣传)说:你们应当崇拜安拉,远离恶魔。”

先知穆萨在起义一开始在呼吁人们信仰一神论之后便传达了自由的信息。这一信息不是为了解放埃及和及其经济资源,而是为了使埃及人摆脱恶魔的奴役。当然,如果人民解放了一个地区,无疑那个地区和经济资源也将会得到解放。真主在《古兰经》烟雾章第18节经文中提到过先知穆萨传达的自由信息。真主说:“(对他们说:)你们把安拉的仆人交给我吧!我确是你们的一位忠实使者。”

然而法老及其追随者们的答复是,他们绝不会屈服于被奴役的那些人。显而易见,法老说此话的目的不是他自认为自己是人们的创造者。法老的意思是,他掌握着人民事务和立法的权力。法老及其追随者们是偶像崇拜者,他们认为,自己是偶像的仆人。因此,法老的追随者们对他说:“难道你要任穆萨和他的族人在大地上作恶,并抛弃你和你的神灵吗?”(古兰经高处章第127节经文)

事实上,穆萨的意思是,顺从除真主以外的任何存在物都是荒谬的。所有人都应摆脱这种桎梏,不要追随人为制定的命令和法律。

在伊斯兰教文化中,自由的根源是建立在一神论信仰世界观之上的。因此,在众先知的号召和《古兰经》很多章节中,都提出了关于真主独一性的疑问。事实上,一神论信仰就是否定除真主以外的任人或物。也就是说,一神论在每个宗教和每位先知的号召中,意味着人决不能顺从除真主以外的任何人或物,如法老和私欲、传统和习俗等。

真主在《古兰经》伊姆兰的家属章第64节经文中说:“你说:有天经的人们啊!你们来遵守双方都认为公正的一句话:我们只崇拜安拉,不以任何物与他并立,不舍安拉而互相奉为神灵。”

事实上,这在犹太教和基督教天启宗教中都有记载。伊斯兰教作为一神论信仰的旗手强调,自由之人除了崇拜独一的真主之外决不能崇拜其他任何人或物。换言之,在崇拜方面,决不能把要求、私欲、自私自利、习俗、传统、无知、财富和地位等任何东西与真主匹配。也就是说,任何人都不能崇拜除真主之外的任何人或物。这是伊斯兰教的口号和《伊斯兰教世界宣言》的口号。

伊斯兰教认为,人与生俱来就具有高尚人格和价值,人只是真主的仆人。在伊斯兰教中,自由就是人类摆脱除真主以外被任何人或物所控制的枷锁。

在伊斯兰教中,自由是人类以此而选择幸福之路的一件礼物。伊斯兰教是自由的呼吁者,因为伊斯兰教让人类自由地行进在通过消除一切障碍选择幸福和完美的道路上。因此,在伊斯兰教中,自由不意味着天马行空无拘无束放荡不羁。任何存在物在不受到任何限制的情况下就行进在完美的道路上,这是不可能的。自由意味着摆脱束缚和阻止人类成长和潜力发挥的障碍。人从思想、身体和信仰的角度而言享有与生俱来的天赋,这些天赋必须被挖掘出来。他人绝不能成为挖掘这些天赋的障碍。因此,自由就是摆脱障碍。

真主在《古兰经》高地章第157节经文中在谈到伊斯兰教先知的使命和伊斯兰教发出的信息时说:“他命令他们行善,禁止他们作恶,允许他们吃净美的食物,禁止他们吃污秽的食物,为他们卸下他们肩负的重担,解除在他们身上的桎梏。”

因此,在伊斯兰教看来,肤色、种族、性别和其他表面不同不是任何人优越于其他人的因素。因为伊斯兰教认为,所有人都是自由的。“每个人都是自由地来到了这个世界”,这句话记载在法国大革命非常重要的文件中,在世界上被人们口口相传。但是,早在1400多年前信士的领袖伊玛目阿里就曾说过这句话。当时伊玛目阿里对他的孩子伊玛目哈桑说:“不要成为除真主以外任何人或物的奴仆,因为真主把你创造为一个自由人。”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言简意赅地总结说,自由就是摆脱除真主以外的任何束缚。因此,伊玛目阿里认为,他自己的尊严和自豪就源自于这种自由。他说:“真主啊!我因是你的仆人而感到自豪。”

综上所述,我们已经了解了一神论宗教中无可争辩的一种权利——自由权的重要性。我们更应该谈一谈天启宗教尤其是伊斯兰教中的自由基础与西方自由基础的不同之处。

伊斯兰教的自由与西方的自由无论是从根源还是从结果的角度而言都截然不同。西方的自由源自于人内心的要求和倾向。事实上,西方的自由哲学是个人主义,或利己主义哲学。人及其信仰和诉求就是自由的确定者。在这种观点中,人类必须是自由的,人可以随意从事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因此,在西方的自由主义观点中,谁不支持绝对自由,实现这种自由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在人类社会,我们假设,如果一个人是自由的,他可以为所欲为地从事任何他自己想做的事情,这种自由的本身自然就会限制他人的自由,剥夺他人的生命安全和宁静的生活。甚至在19世纪和20世纪欧洲出现的无政府主义者也呼喊应受法律和社会制约的自由口号。他们认为,自由应是有限和受到约束的。他们在生活中也践行了这一口号。

在下期节目中,我们将更加详细地向大家阐述西方和伊斯兰思想中自由的不同含义。

 

 

 


请发送您的意见

如带有星号标志必须填写电子邮件

*

Quds cartoon 2018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
پیام امام خامنه ای به مسلمانان جهان به مناسبت حج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