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人权(25)

伊斯兰教人权(25)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简述了伊斯兰教和西方对自由的不同表述。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继续就此进一步展开探讨。

所有思想家都接受自由的概念,但是他们对自由的界限所持观点却不尽相同。在思想家和哲学家以及在此方面著书立说者之间的争议是,这种自由的界限是什么?也就是说,人类的自由程度到底有多大,自由到什么程度应受到阻止?

西方思想家就自由的限度发表了各种观点。例如,自由的界限就是法律。谁想自由,他就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行事。或者说,自由的界限就是不能伤害他人的自由。

事实上,任何社会都没有绝对自由,法律的存在就是为了管理人类,这是不变的定律。任何法律本身就是自由的限制者。在西方国家,法律仅仅是为了监管社会问题,也就是说,法律的制定是为了管理社会。

尽管西方人说,自由通过法律受到制约,但是法律也是个人意愿和倾向的产物,因为在西方的文明与民主中,只有人民代表才有资格通过法律。这种法律保障了他们的个人和组织利益。他们自认为,法律是好的,合适的,但是说法律好的因素也不是绝对符合人性价值的。社会大多数人的意愿和倾向造就了法律和体制,这种法律和体制把公共自由局限在了其框架内。

当然,这只是一种表象。如果某人思考一下西方世界今天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他就会清楚地明白,西方的自由根源就是上层社会的要求,也就是达官贵族和富人的要求。因此,所谓的人民要求事实上不是他们的真正诉求。正如在上期节目中我们阐述过的那样,在伊斯兰教中,自由就是摆脱除真主之外的任何人或物的束缚。但是在伊斯兰教中这种自由的界限是什么?伊斯兰教在部分情况下更多地局限了自由的范围。在部分情况下扩大了自由的范围。在伊斯兰教中,诸如殖民势力和独裁者,以及限制那些弱势群体自由的人,除了这些限制他人自由的外在因素之外,还有一些内在的因素也限制人的自由。西方自由的支持者们与从外部限制人自由的因素做斗争。但是伊斯兰教具有更广泛、更深奥的观点,且考虑到了另外一些因素,如:使人类变得软弱、卑贱和消极的部分因素,以及诸如道德沦丧、私欲、无端的爱与恨等因素。因此,在伊斯兰教看来,内部因素也能够限制人的自由。向往自由的人,不但不能被他人或暴政所统治,而且还不能被自己的私欲所束缚。在伊斯兰教看来,受软弱、恐惧、贪婪和私欲喜好影响的一个人不得不接受各种强加的因素和限制,这种人事实上也不是自由的。

更广泛的说,一个没有被情感、消极、腐败、恐惧和贪婪左右的民族,可能会被诸如欺压势力、霸权势力和外部势力奴役。对于所有民族而言,摆脱这种遭遇的可行性方案就是心灵的自由,因为这种自由能够摆脱阻止人类勇往直前、积极踊跃和坚定决心的桎梏。这些桎梏不是人类的外在因素,而是内在因素所造成的。这是伊斯兰教与西方之间关于自由最大的不同之处。

对于西方而言,伊斯兰教的自由是建立在一神论信仰基础之上的一种恩典。这种自由在人履行义务和职责的同时能够消除内在和外在的所有障碍,避免叛逆,为人类走向完美和发挥潜能开辟道路。在伊斯兰教中,人类的今世生活和后世命运之间有着密切关系,人类的所有行为均对其真正的幸福产生影响。

在伊斯兰教中所强调的敬畏和自我净化事实上能够跨越内心中的所有障碍。

敬畏就是思想上时刻提高警惕保护自己,使私欲、无知和犯罪远离天启和人性正确的道路。自我净化就是,从内心的杂念、腐败和颓废中使自己变得纯洁。谁具有敬畏和自我净化的美德,谁事实上就是自由的,并能够战胜世界上的霸权主义势力。如果一个民族具有敬畏真主和自我净化的意识,相对而言,这个民族能够战胜对其自由构成威胁的任何势力。

因此,在伊斯兰教中,自由不仅仅是摆脱人类外在的羁绊和束缚,而且还要摆脱人类内心的桎梏,因为这才是最伟大的自由。如果某人摆脱了外在的束缚,但是他依然受到内在和私欲的禁锢,那么他就不是自由的。

伊斯兰教和其他天启宗教考虑到了维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并强调,一个人不能以自由为借口而威胁并置他人的权利于危险之中。除此之外,天启宗教还强调,一个人无权以自由为借口伤害他人利益,也不能受到伤害。因此,在伊斯兰教中,伤害自己和自刎都是被禁止的。

因此,一个人不能说他是自由的,他有权肆意剥夺自己的自由,或让自己为他人服务,或忍受他人的欺压。当然,非常重要也是值得关注的一点是,限制个人自由不伤害自己是一种个人义务,也就是说,任何政府和法律都无权以没有维护自己的权利而逮捕和审判某人。

但是,恪守伊斯兰教关于个人而制定的法律界限是一项天职。也就是说,谁违反了这一条,谁就会受到真主的惩罚,因为维护自己的权利是一项主命。真主在《古兰经》筵席章第105节经文中说:“信主的人们啊!你们应当保护自身……”。真主还在禁戒章第6节经文中说:“信主的人们啊!你们当为自身和你们的家眷预防火狱……”。

在西方,物质利益构成了自由的界限。换言之,大多数努力都是为了维护个人利益,无论这种努力道德和正确与否。任何时候,这些利益置他人的自由和物质利益于危险之中之时便会受到限制。受教育是人类最无可置疑的一种权利,人类有权学习。但是这种自由在西方各大学却受到了限制。科学知识是不允许转让的。向发展中国家转让技术是被禁止的。因为如果这种知识一经被转让,这个国家便会摆脱霸权主义势力的封锁,他们的实力和物质控制便会陷入危险境地。

因此,在西方唯物主义世界中,自由有时具有非理性的界限,如禁止报复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但有时会采取严厉的惩罚。但是西方世界在践踏道德价值时,却对自由不设置任何限制。例如,欧美国家中的同性恋已经趋于正常化,甚至已被立法。然而,反对这种丑陋行为的人遭到媒体的强烈攻击。也就是说,西方在道德价值方面根本就没有为自由划定界限。

 

 


请发送您的意见

如带有星号标志必须填写电子邮件

*

Mourining of Imam Hossein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