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尔泰:从驳斥教会到赞扬伊斯兰教(2)

 伏尔泰:从驳斥教会到赞扬伊斯兰教(2)

伏尔泰受到了《古兰经》中关于一神论信仰教导的影响,他引用《古兰经》忠诚章经文赞美真主:“他是真主,是独一的主;真主是万物所仰赖的;他没有生产,也没有被生产;没有任何物可以做他的匹敌。”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谈到了伏尔泰反对基督教教会的迷信思想和不公正的制度。我们说过,他的这些批评激起了教会的愤怒。最终他放弃了对基督教的信仰。而这位法国思想家根据其理性证据维护了自己对造物主的信仰。

因受到教会和西方部分唯利是图作家宣传的影响,伏尔泰在青年时期,甚至是中年时期一直持有反伊斯兰教观点。他一开始撰写了一篇抨击伊斯兰伟大先知的论文,并牵强附会地把一些不可接受的观点强加给了先知。伏尔泰在1742年出版的《穆罕默德》,又名《狂热》悲剧中对伊斯兰教及其先知的抨击一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他在该剧本中在未经对伊斯兰教历史考证的情况下肆意引用杜撰的、毫无根据的神话传说,以最卑鄙无耻的手段攻击真主的最后一位使者。因此,人们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穆罕默德的敌人”。法国国王拿破仑·波拿巴关于该剧本说道:“伏尔泰欺骗了历史和人类的良知,因为他否认了穆罕默德伟大的个性,并把这位世人心目中所敬仰的伟人说成是‘低贱之人’,因此他应该被送上断头台。”

尽管伏尔泰强烈污蔑和抨击伊斯兰伟大先知,但是他非常清楚,世界上有一大批具有良知的智者都是先知穆罕默德即伊斯兰教的追随者。多个世纪以来,穆斯林一直高举伊斯兰教灿烂文明的旗帜。鉴于此,他开始致力于研究关于伊斯兰教的作品,并更进一步地了解这个天启宗教。最终这些调查和研究使伏尔泰对伊斯兰教有了进一步正确的认识。但是他仍处在道路的起点。他于1748年用较长的序言再次出版了《穆罕默德》一书,序言与他以往关于伊斯兰教而撰写的书籍风格截然不同。他对伊斯兰教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不再把伊斯兰先知称之为是“伪造者”和“说谎者”,而是认为,伊斯兰先知是一位伟人,他在世界上掀起了一场最伟大的革命。伏尔泰写下了这句话:“目前我正在研究,并致力于找到真相。”

之所以伏尔泰找到了对伊斯兰教的新观点,所以他才继续对该前卫的天启宗教进一步展开研究。他开始阅读安德烈鲍尔和乔治·赛尔翻译的《古兰经》,并对包括伊斯兰教的出现和传播、伊斯兰教历史、穆斯林宗教学的演变以及穆斯林的信仰原则在内的所有关于伊斯兰教的领域展开研究。经过广泛研究后,他终于改变了对伊斯兰教的消极看法,继而对伊斯兰伟大先知做出更加客观、公正地评价。

在这之中,伏尔泰改变其对伊斯兰教的看法也受到部分知名人士的影响。法国博纳瓦尔伯爵就是其中之一,他是法国军方高层官员,皈依伊斯兰教后为自己取名“艾哈迈德”,此举遭致教会的不满。博纳瓦尔在手稿中捍卫自己信仰的同时,一一罗列了他皈依伊斯兰教的原因。这些手稿对伏尔泰产生了巨大影响。从那时起,伏尔泰便开始客观地重新审视其对伊斯兰先知的看法,并致力于捍卫他的信仰。为了证明伊斯兰教优越于基督教,伏尔泰拿出了很多证据,这些证据也是博纳瓦尔在其手稿中所引用的证据。诸如:穆罕默德为世人带来了崇拜独一真主的宗教,并把天课和帮助穷人定为宗教主命,禁止占卜和饮酒等。先知穆罕默德的宗教正就是正统的先知伊布拉欣的宗教,但是犹太教徒却歪曲这个天启宗教。

法国贵族作家布兰维里埃是对伏尔泰倾向伊斯兰教的思想产生重要影响,并教他从学术角度看待历史的另外一人。尽管欧洲和法国充斥着反伊斯兰教的气氛,但是布兰维里埃依然在他的作品中致力于以公正的观点来评价伊斯兰教和伊斯兰先知。他在最后一本书《穆罕默德的生平》中这样讲述先知穆罕默德。他说:“穆罕默德是一位伟大而又智慧的立法者,他为人类带来了忠实的宗教。万能的真主派遣他劝化迷失的基督教徒,劝化人们放弃偶像崇拜,让崇拜太阳的伊朗人顺从真主,让伊斯兰教从中国长城传向西班牙海岸。”这位法国研究家还就伊斯兰教说道:“穆罕默德的宗教符合人的天性,传播这个宗教无需强迫和武力,仅让人们知道其宗教信仰足矣。因此,伊斯兰教在不到40年的时间里传遍了世界的大江南北。

由于这种现实和英勇的观点,所以《穆罕默德的生平》一书在布兰维里埃去世后约7年才出版发行。

因受到诸如安德烈鲍尔、乔治·赛尔、布兰维里埃等公正人士作品的影响,所以伏尔泰对伊斯兰教展开广泛研究,他在赞扬伊斯兰教的同时还撰写了捍卫伊斯兰教和先知穆罕默德的诸多书籍。他强烈谴责那些引用错误信息来源编写反伊斯兰教虚假神话传说,并误导他人的唯利是图的作家和基督教徒。他就此愤怒地说道:“必须烧毁到目前为止基督教徒关于伊斯兰教所撰写的所有书籍。”

伏尔泰在晚期因曾经撰写《穆罕默德》剧本而感到惭愧,因此他说:“我严重损害了穆罕默德名誉”。鉴于此,他关于伊斯兰教撰写的作品对当时的思想家产生了巨大影响。

伏尔泰关于伊斯兰教及其先知撰写的第一本书叫《高贵之人的法则》。他在该书中认为,伊斯兰教是唯一的一神论宗教,因为其法律目前在全世界得以执行。当然毋庸置疑的是,其他的天启宗教也来自真主,但是遗憾的是,它们被人为地篡改了。该问题导致诸如伏尔泰等很多思想家都认为,其他天启宗教都是骗人的。伏尔泰在这本著作中捍卫《古兰经》,抨击被篡改的《旧约》和《新约》。他说:“《古兰经》是集道德、宗教律法、与真主交流、警示和鼓励世人、阐述真主的所有使者生平的一部天启经典。难道我们把这样的一部旷世巨著称之为神话传说吗?”为了弥补以往的过错并向世人阐明真相,伏尔泰在《迷信的墓地》一书中首次对伊斯兰教教法进行了剖析,之后他与基督教教法进行比较。他认为,从任何角度而言,伊斯兰教都比基督教更优越、更完美。与此同时,他在小说《老实人》中向读者阐述了自己对伊斯兰教的思想概要,并撇清了之前对伊斯兰教的错误看法。最终,他在晚期撰写的《天真汉》一书中承认,必须从所有宗教中选择一个宗教。他在这本书中公开表示,伊斯兰教优越于所有宗教。

从伏尔泰的作品内容可以看出,两大因素在他倾向伊斯兰教中起有重要作用:第一是伊斯兰教教义,尤其是一神论信仰;第二是伊斯兰教教法。伏尔泰赞扬伊斯兰教的一神论信仰原则,并驳斥基督教自相矛盾的信仰。

伏尔泰还在其著作中表达了他对后世的信仰。他认为,信仰真主的存在就必须要信仰后世。这位法国思想家在《天真汉》一书中就伊斯兰教教法的优越性说道:“伊斯兰教是理性、真诚、纯洁和受人喜爱的宗教。这些都是伊斯兰教真理性的体现,这也加强了宗教间和睦共处的美德。”


请发送您的意见

如带有星号标志必须填写电子邮件

*

Mourining of Imam Hossein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