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觊觎的新中东(1)

美国觊觎的新中东(1)

随着冷战的结束,在美国西亚(中东)政策发生改变的框架内,新的时期开启了。白宫的新保守派和犹太复国主义极端分子要求重新审视中东战略蓝图,以为美国进一步控制地区创造条件。

美国带着这一目的开始在地区执行大中东计划。这就意味着美国军队在地区的存在和政治渗透在其期望的民主和政治改革的框架内展开。

但是大中东计划的破灭导致美国放弃了保护中东和使中东民主化的愿望。相反,美国开始根据《赛克斯-皮科协定》这一殖民主义计划继续落实地理瓜分和肢解的图谋。

鉴于此,地区出现的分裂进程是建立在中东多元化社会的宗教、民族和种族混乱以及使《赛克斯-皮科协定》制度化基础之上的。美国在中东的存在由来已久,因此美国得出这一结论,即:利用中东地区的内部分歧并制造混乱气氛更加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因为中东地区越混乱,就越能够抹煞建立民主模式的可能性以及淡化与美国政策有实质性冲突的伊斯兰觉醒运动,这有利于美国。

美国中情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揭秘称,美国中情局与英国军情六处以及以色列情报局摩萨德联手炮制了“达伊沙”恐怖组织。

斯诺登在揭秘文件中爆料称,当前的证据证实,美国与以色列和英国联手在一项行动中致力于组建可在全世界范围内招募极端分子的一个恐怖组织,该行动代号为“蜂巢”行动。

据斯诺登透露和披露的文件,“蜂巢”行动更多的是英国为支持以色列而策划的阴谋。该行动的目的是打造一个打着伊斯兰教旗号发布极端裁决,从事极端活动且不接受其他任何信仰的极端组织。在斯诺登的爆料中称,支持以色列的唯一途径就是,在其边界附近创建一个敌人。而这个敌人把枪口对中了伊斯兰国家,而不是以色列。

在新中东计划中,以色列是美国经济和军事利益规划中的关键一方。所以美国在该计划中致力于铲除反美地区霸权的抵抗组织。

从经济角度而言,美国在地区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轻松、廉价地获取保障着全世界超过60%石油储量的波斯湾地区丰富的能源。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利用军事力量成为了美国的首要选项。

因此,在美国向伊拉克发动侵略战争的前六个月,美国时任副国防部长为了说服土耳其政府参与打击伊拉克而对安卡拉进行了访问。他在访问中表示,地区国家的民主将从伊拉克开始。

根据这一计划,又提出了美国时任国务卿鲍威尔理论。这一理论的主要特点是在新中东进行民族建设、国家建设、精英建设和文化建设。此类立场在外交界完全属于正常,同时也有明确的概念。但是,通常既定政策与执行政策不同。

尽管美国践踏人权,犯下的罪行不计其数,但是该国仍在继续扮演着推行民主、热爱和平和恪守人权的角色。白宫自诩为地区民主的缔造者,但是近20年来,美国一直企图扶植傀儡掌权。

鉴于此,9·11事件之后,美国进行战略调整,搁置基地组织,把利用恐怖主义集中在了达伊沙恐怖组织的活动上。事实上,达伊沙恐怖组织是美国开启新中东计划的一把“新钥匙”。因为达伊沙恐怖组织控制着伊拉克和叙利亚,这使得地区的政治舞台发生了变化。在达伊沙之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在此情况下,吸引欧亚非的极端分子为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相互勾结创造了条件。其中之一就是在中东地区成长起来的萨拉菲派极端组织。他们利用这一联络渠道从世界各地招募特殊的人群和组织,并将其纳入达伊沙的管辖范围内。

达伊沙恐怖组织在2013年3月采取的第一次行动中控制了叙利亚拉卡市。该市是落入恐怖分子之手的叙利亚第一个省会首府。2014年1月,达伊沙又控制了伊拉克西部的安巴尔省费卢杰市,继而又控制了该省首府拉马迪市大部分地方,侵占了位于土耳其和叙利亚边界附近的伊拉克东北部的很多地区。最终,达伊沙恐怖组织在2014年6月成功控制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市,使战火蔓延至萨米拉、巴古拜和加鲁拉周边地区。

执行这一邪恶计划的第二部是,整合带有异端裁决思想的达伊沙军队,招募人力,广泛落实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该计划始于达伊沙有预谋地袭击伊拉克在尼尼微省和萨拉赫丁省的军事中心和军事基地。该计划的第三步以宣布“达伊沙政府”的存在而趋于完善。

达伊沙政府在地区和泛地区国家可疑的支持下疯狂地攻城略地。事实上,该计划是殖民主义势力为在中东地区制造危机而开出的一个“老方子”,企图以此来实现其削弱和瓜分地区独立国家的阴谋。

纵观中东之前的计划正说明了这一点。在黎巴嫩33天的战争中,美国计划通过以色列袭击黎巴嫩和消灭真主党来彻底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并把该计划命名为“新中东的诞生”。继而,美国要求国际社会为新制度的诞生而承受其带来的不可避免的痛苦。随着以色列军事行动的失败,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描绘了一个蓝图。他认为,只要黎巴嫩真主党保存实力,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就是“纸上谈兵”,无论通过和平途径,还是通过战争的方式。他认为,为了削弱真主党,首先必须切断其与伊朗的联络渠道,以及黎巴嫩与伊朗支持的“主干道”,这条主干道经过叙利亚霍姆斯省。因此,可以将该计划命名为“删除圈子”计划。

事实上,美国与地区部分国家尤其是沙特的目的是支持达伊沙恐怖组织。美国对地区的安全和军事控制是为了削弱抵抗力量,支持以色列,边缘化那些真正在前线与恐怖主义作斗争的国家。

在这之中,该地区发生了一系列决定命运的事件和重大的局势变化。美国企图借此将其安全和政治战略强加给地区。

西弗吉尼亚州布鲁菲尔德大学政治学教授科林·卡维尔说:占到全球武器出口总量三分之一的出口量使得美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武器出口国。

美国是沙特最大的出口国。而沙特也是中东和北非地区最大的武器进口国。过去五年中,美国出口了超过1000多亿美元的武器。可以说,正是因为美国向中东地区和北非大肆出口武器,才导致这些地区不稳定和不安全局势不断升级。

美国得出这一结论,即:扩大内讧,把一些强大的政府变成无能的政府,以及尽可能地肢解地区能够更好、最大限度地保障其利益。因此,中东地区出现任何内部矛盾,民族和宗教分歧,都是美国所乐见其成的,现如今美国也依然在“推波助澜”。

 

 

 

 


请发送您的意见

如带有星号标志必须填写电子邮件

*

Quds cartoon 2018
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朝觐者的一封信
پیام امام خامنه ای به مسلمانان جهان به مناسبت حج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