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成功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历经艰险、前途渺茫

  • News Code : 278876
  • Source : 伊朗华语电台

据相关资料表明,除巴勒斯坦领土遭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侵略外,巴勒斯坦人的历史古迹和文化遗产多年来在该政权采取的一系列军事行动中也遭到了毁坏。

前些天,108个国家向巴勒斯坦申请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了赞成票,14个国家投了反对票,52个国家弃权。美国、德国、加拿大均表示反对巴勒斯坦加入该组织,意大利、英国和日本弃权。另外,所有阿拉伯国家和大部分亚非、拉丁美洲国家投了赞成票。在这之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宣布,该政权将对巴勒斯坦加入该组织做出回应。美国代表也宣布:美国政府将拒绝缴纳原定于11月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的6000万美元的会费。美国的理由是,根据1990年通过的法律即:华盛顿向联合国所属任何机构和组织提供的财政支持将因该机构接纳巴勒斯坦而中止。

据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在巴勒斯坦申请独立建国后正式承认巴勒斯坦独立国家的第一个联合国下属组织。但是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代表将这一问题称之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悲剧”。难道这一事件有利于巴勒斯坦,由此可以拯救巴勒斯坦人民的文化遗产和历史古迹吗?难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可以运用法律的利器和国际社会的支持而弥补自己对巴勒斯坦所犯下的不公正待遇吗?难道这样的接纳仅是维护该国际组织的威望而采取的象征性行动吗?

为了解答这一系列问题,我们最好先回顾一下巴勒斯坦的历史以及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在这片土地上所犯下的种种罪行。那时也许我们可以更好地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巴勒斯坦是伊斯兰教的一片净土,面积超过2.7万平方公里,位于地中海海岸。巴勒斯坦土壤肥沃,气候宜人。这片土地曾是耶稣、穆萨等先知出现过的地方,是先知易卜拉欣经过和生活过的地方。这片土地把亚洲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与非洲相连在了一起,它是一块敏感而又极为重要的神圣土地。建造在一座小山上的耶路撒冷市和阿克萨清真寺是穆斯林的第一个礼拜朝向,也是巴勒斯坦最重要的、神圣的宗教中心。那儿保存着历代王朝遗留下来的宝贵的历史古迹,这些被列入世界保护遗产名录,对于人类而言是一份珍贵的历史遗产。

相关资料表明,除了巴勒斯坦的领土遭到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侵略外,巴勒斯坦人的历史古迹和文化遗产多年来在该政权采取的一系列军事行动中也遭到了毁坏。近50年来的大部分刊物都是关于耶路撒冷各地教堂和清真寺除了遭亵渎外还被故意毁坏的各种报道。而且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部分媒体也承认这一事实。以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报纸《马立夫报》为例,该政权在1970年12月7日警告说,哭墙将遭到挖掘机的毁坏。

巴勒斯坦人口由穆斯林、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组成。但是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通过非人道的行为企图犹太化被其占领的巴勒斯坦。该政权除了从该国驱逐非犹太人外还在这片土地上极力歪曲事实。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各所学校内的地理和历史书籍足以说明这一切。关于这片土地的居民和民族的形成以及他们的信仰等真实记载已被谎言所取代。除此之外,无视教育质量和拒绝向阿拉伯教育中心发放预算是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在被占领土所采取的另一些举措。

另外,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还用希伯来语命名各城市和村庄的名称,甚至包括巴勒斯坦的大街小巷。以此表示自己不承认巴勒斯坦的历史。中东问题专家阿拉丁·阿布哈兹尔在一篇文章中就被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侵略后的巴勒斯坦写到:一个国家城市的名称代表着一个民族的文化和机制,它具有潜在的巨大文化价值。这些名称看似简单但它却代表着一个民族的历史、政治和宗教遗产,也是这个民族的一种身份的象征。阿布哈兹先生在这篇文章中还说: 用希伯来语命名巴勒斯坦这个历史悠久国家的市区不是一时兴起,而且必须提及的是,这一行为源于1986年第一批犹太移民改换了一个地区的名称。在1920年,英国为改换类似的名称组建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在这之后,迄今为止已有数百个巴勒斯坦地区被改换成了希伯来语名称。

最近几年来,巴勒斯坦领土古迹大规模遭到毁坏,这激起了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国的强烈抗议。阿拉伯古迹保护联盟秘书长穆罕默德·卡赫拉维博士就此说到:当我们说阿克萨清真寺处于危险境地时,他们说我们听到这话已有50年了。但是为什么对此没有采取任何严格的措施呢?位于圣城西门南部的清真寺处于极度危险之中。该侵略政权为了实现其幻想计划修建一座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建在哪儿呢?他们最终计划修建在隶属该地区文化遗产一部分的马穆鲁拉陵园。令人深感遗憾的是,类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样的国际组织面对这一践踏国际协议和条约的行为却保持了沉默。

卡赫拉维博士还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支持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将古都斯市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继而却宣布其面临危险。 尽管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破坏行动一直在持续,但仍没有把该市从世界遗产名录中删除出去。该组织不但没有对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这些非法行为发出警告,而且多年来对该政权的反文化行为熟视无睹。

当然这并不是说该组织对这些行为毫不知晓,例如该组织在1967年报道了古都斯侵略政权使用极其危险的化学品开凿阿克萨清真寺地下通道的消息,在此情况下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制止该行为,很遗憾他们面对该非法行为选择了沉默。

根据巴勒斯坦文化遗产局的调查数据显示,偷窃和贩卖巴勒斯坦历史古迹从2000年开始呈上升趋势,500多处古迹遭偷窃。与此同时,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作为一个政府对这一非法交易行为不予追查。根据该政权制定的法律,他们允许未经警察检查运送古迹出境。也许对于这一与保护古迹国际法背道而驰的问题不需要再做更多的解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责任对该行为采取果断的举措。

显而易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没有对保护巴勒斯坦手抄书籍采取果断立场。侵略者违背国际法的行为成为了修复巴勒斯坦手抄书本的障碍。数天前有消息称,该政权为阻止修复阿克萨清真寺的伊斯兰和历史手迹禁运化学品。该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将导致这些遗迹消失。

遗迹修复者哈扎尔·沙哈比说:这些手迹约有2000年的历史,目前的情况非常糟糕。这些手迹正面临着腐蚀和消失的危险,只有使用化学用品才能得到修复。之前伊斯兰学术、文化与教育组织(ISESCO)为保护这些手迹曾多次致函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采取措施避免巴勒斯坦伊斯兰手迹流逝。

毋庸置疑,犹太复国主义分子采取的这些举措企图利用国际社会和国际各文化组织软弱的反应在文化各领域使巴勒斯坦犹太化。巴勒斯坦作为一个独立国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接纳尽管表面上得到了肯定,但其未来仍潜藏着很多悬念。隶属联合国的教科文组织在未来将明确其工作性质、不受各国政治影响,应秉公办事、唤醒世人处于休眠状态的良心。特别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否会为保护作为人类宗教和历史遗产的阿克萨清真寺而采取果断立场和有效措施?尚需拭目以待。


پیام رهبر انقلاب به مسلمانان جهان به مناسبت حج 1441 / 2020
对世纪交易计划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