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伊斯兰运动的楷模(2)

  • News Code : 301206
  • Source : 伊朗华语电台

  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说:这些口号源自哪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伊朗民族30年的话语、口号及其要求现在已经在整个中东、波斯湾和北非地区上空回荡。这是伟大的真主襄助伊朗民族在主道上克服艰难险阻、努力奋进并实现其承诺最明显的体现。

         2011年中东地区掀起人民觉醒运动后,这些革命的共同特点、楷模和目的成为了政界和媒体高度关注的对象。这些革命的共同点是反独裁统治,这些国家的人民长期以来一直受独裁统治者和西方扶植的傀儡政权的统治。突尼斯人民掀起的反本·阿里政权的革命激发了埃及、利比亚、也门、巴林以及其他独裁专制国家人民对本国独裁统治者们的愤怒。这些革命的第二大共性是伊斯兰认同,西方国家和受其控制的各大媒体不遗余力地仅把这一系列革命渲染为人民对经济萧条和有失民主不满而已。但是“真主至大”的呼声和其他口号以及伊斯兰的标志和特征表明,这些革命是受伊斯兰教导的启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无能继续支持其在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扶植起来的棋子,更无能掩盖这些革命的伊斯兰性质后改变了他们的态度。但令他们疑惑不解的是,这些受独裁统治的阿拉伯国家人民追求的伊斯兰是什么样的呢?沙特、土耳其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府模式是被提出的最重要的三个典范。西方媒体不遗余力地企图证明,从北非到波斯湾各酋长国独裁专制国家的人民掀起的革命不是效仿伊朗伊斯兰革命。对于西方国家而言,沙特和土耳其两个政府的模式最好能作为地区国家革命者所追求的模式。这两个国家的政府模式不但不会把类似美国和西方霸权主义国家的利益置于危险境地,相反这还将是非法利益的确保者。土耳其和沙特是美国在地区的铁杆盟友之一,沙特是美国在波斯湾地区的战略伙伴,沙特石油生产从开采到出口阶段均受美国公司的操控。沙特是美国在全球最大武器买主之一。美国政府目前企图煽动沙特增加石油开采和出口,以缩小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实施石油制裁的范围。尽管埃尔多安政府也竭力展现土耳其也在地区发挥着积极作用,但该国仍是美国的北约盟国。土耳其目前是北约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计划的引擎,该国在美国向叙利亚施加压力中发挥着执行政策的作用。对于美国而言,类似沙特和土耳其等表面上具有伊斯兰性质的政府模式是保护其渗入这些刚摆脱独裁专制国家最好的典范。埃尔多安为此出访埃及企图要求该国人民选择土耳其式的世俗主义政府的模式。与此同时隶属沙特的萨拉非耶派和瓦哈比派也在埃及、中东和北非发生革命的其他国家展开大肆宣传活动。

 纵观伊斯兰历史表明,两股极端势力一直在打击伊斯兰教,一股势力一直企图使伊斯兰服务于其个人的利益,该股势力通过对伊斯兰神圣的价值错误和片面理解,并打着伊斯兰的旗号传播歪曲思想企图利用该天启宗教使其欲望和独裁政权合法化。当代沙特王室政权就是该势力的代表。沙特王室对人类和伊斯兰寻求公正和反压迫的价值及教导的理解过于极端,因此他们企图以此使伊斯兰服务于自己的利益并使其独裁政权合法化。沙特王室政权不但没有以此而满足,而且还使用石油美元通过传播其对伊斯兰教导的极端和错误理解为迎合美国霸权主义政权向公正的伊斯兰、弱势群体的支持者和追求自由的人们发起了挑战。基地和塔利班组织是沙特王室和美国、英国间谍机构所奉行的政策的产物。沙特王室实施的这些政策给伊斯兰的形象造成了很大损害,以至于西方公众舆论认为伊斯兰教是落后,恐怖的宗教。美国及其盟友尽管自诩是民主和自由的捍卫者,但他们对沙特对待该国人民的行为和该国支持诸如塔利班和基地等极端组织的政策丝毫没有提出批评。

 给伊斯兰带来严重损害的第二大势力是那些面对各种思想和其他政治学说茫然不知所措的组织和个人,他们致力于通过这些学说蚕食伊斯兰思想。他们的那些学说是毒害各民族的鸦片,这些毒害人类的学说必须从社会的舞台上消失,或至少被作为一件不能干涉社会事务的特殊的事情来对待。这股势力企图使政教分离,并使伊斯兰公正、自由的价值被边缘化。该势力的支持者们遍布大部分伊斯兰国家。如果我们想例举一个伊斯兰国家中这一势力的存在,那就从土耳其开始说起。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不遗余力地推荐自己为伊斯兰国家的楷模,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支持土耳其成为伊斯兰国家的楷模。企图成为伊斯兰国家楷模的土耳其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以及美国在北约中的盟国保持着政治和经济关系。美国原本与其霸权主义政策没有冲突的伊斯兰不存在任何问题,但该国企图使伊斯兰成为沙特或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式的伊斯兰。美国害怕先知穆罕默德纯正的伊斯兰教,因为它是反对世界任何形式的压迫和捍卫公正与自由的伊斯兰教。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已故奠基人伊玛目霍梅尼是在世界范围内穆罕默德纯正的斯兰教的复兴者。伊玛目霍梅尼紧抓伊斯兰价值、公正和自由的教导、驳斥一切反宗教和排斥宗教的学说,并高举起了与内部独裁专制、外部霸权主义斗争的旗帜。伊朗伊斯兰革命为世人树立起了反霸权主义的旗帜。美国及其盟友也因此从伊朗伊斯兰革命运动爆发一开始便公然对这一革命发起仇视和敌视性攻击。在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以前,美国采用一切措施极力阻止伊朗腐朽的国王政权垮台。伊斯兰革命胜利后,美国及其盟友采取政治、经济、军事和恐怖活动打击伊朗伊斯兰革命,企图阻止伊朗伊斯兰革命成为受压迫各民族的楷模。尽管美国做出了很大努力,但伊斯兰革命还是对受压迫的其他民族产生了积极影响。伊朗伊斯兰革命对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产生的第一影响和抵抗形成的方式均基于伊斯兰的教导。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运动、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组织(哈马斯)和黎巴嫩伊斯兰抵抗运动(真主党)就是该领域最好的典范,这些伊斯兰党派打破了以色列伪政权不败的神话。纵观中东过去一年来掀起的反独裁专制口号和革命目的便可以发现,该人民运动也是受穆罕默德纯正的伊斯兰的教导启发。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就此说到:这些口号源自哪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伊朗民族30年的话语、口号及其要求现在已在中东、波斯湾和北非地区上空回荡。这是伟大的真主襄助伊朗民族在主道上克服艰难险阻、努力奋进并实现其承诺最明显的体现。尽管伊朗的敌人们实施阴谋诡计和实行伊朗威胁论政策,但伊朗人民的口号和抵抗精神已在各民族中广为流传。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认为,在伊斯兰国家特别是阿拉伯国家近几个月发生的一切是一场真正的、不同程度的革命。他说:上世纪60年代,地区部分阿拉伯国家发生了一系列变革,到了90年代东欧同样也发生了一些重大事件,但是地区目前发生的一切和西方发生的一系列抗议活动从规模和程度而言与那些变革截然不同。伊斯兰革命领袖认为,“正义的存在、推动者、人民的引领者”和“美国反对发生这些事件”是地区和世界现局势变化与数十年前类似事件最根本的两大区别。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谈到美国在埃及和其他国家近期发生的事件中采取的矛盾立场时指出:当然美国不愿看到民选总统代替穆巴拉克,这对于他们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如果爱国主义人士实行民主,那么一定会进行反美、反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活动。

 


پیام رهبر انقلاب به مسلمانان جهان به مناسبت حج 1441 / 2020
对世纪交易计划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