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把极端主义当工具使用

  • News Code : 497398
  • Source : 伊朗华语台
Brief

    在该节目中,我们将为大家阐释西方国家在应对伊斯兰国家极端主义中所持欺骗性态度。

2013年,部分伊斯兰国家爆发了血腥冲突和犯罪事件。在诸如叙利亚、伊拉克、巴基斯坦、黎巴嫩和阿富汗等国的极端主义和暴力一度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离经叛道组织和极端暴力组织打着伊斯兰的旗号为非作歹。源自沙特瓦哈比极端思想的极端主义组织犯罪作恶和暴力行为与伊斯兰寻求和平与宽容的教导格格不入且背道而驰。联合国大会第68次会议通过了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提出的“世界打击暴力和极端主义”的决议表明,世界反对任何宗教传播极端主义和暴力。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穆罕默德·哈扎伊就该决议说道:伊朗作为联合国一致通过“世界反暴力决议”的旗手提议,该国将为此举办国际会议。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说:这是联合国大会首次通过谴责暴力和极端主义的决议。

尽管所有国家都向伊朗总统的提议投了赞成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都能够在行动中遵守这一决议。相反,在支持萨拉菲和瓦哈比极端和暴力组织中发挥直接和间接作用的部分国家就也向世界反暴力决议投了赞成票,这是因为他们企图掩盖其在他国尤其是伊斯兰国家传播极端主义中起有的作用。

如果美国和英国没有提供政治和情报支持,如果沙特和部分与美国狼狈为奸的国家没有提供财政和军事帮助,基地和其它部分恐怖主义组织就不会形成。目前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大肆活动的瓦哈比恐怖组织为非作歹,他们受部分西方国家和沙特政府的直接军事和财政支持。但是这些国家对这些恐怖组织的犯罪行径熟视无睹。他们打着民主和自由的幌子,假借穆斯林的名义从世界各地召集了数千名受他们控制的极具暴力的恐怖分子到叙利亚。他们的极端行为与伊斯兰教导背道而驰。他们在叙利亚就因出生于什叶派穆斯林家庭而残忍地割下了这些孩子们的头颅。瓦哈比僵化的思想与伊斯兰教导背道而驰。他们顽固地认为,不符合他们思想的任何穆斯林都是异教徒。他们还认为,杀害此种人是被允许的。然而,伊斯兰伟大先知早在1400多年前就是为了抵制这种愚昧无知和极端主义思想才被派遣为圣的。伊斯兰教不是靠刀剑发展起来的,而是通过其明确和理性的教导以及伊斯兰伟大先知仁慈的行为发展起来的,所以世人才纷纷皈依伊斯兰教。

西方国家及其盟友宣称的所谓的打击极端主义与他们在伊斯兰国家的所作所为完全背道而驰。创造词汇并赋予其虚假含义是霸权主义者们为给他们的好战政策和霸权主义行为做出辩解而使用的伎俩之一。纵观他们近十年来的所作所为不难发现,西方打着诸如反恐、维护世界安全、捍卫人权和民主的幌子致力于对他们的好战行为做出辩解。值得关注的一点是,他们认为,杀害数十万人是被允许的事情。同时他们还认为,这是为他们想要建立的新世界所付出的代价。纵观美国和部分西方国家过去十年来的屠杀行为,就足够能说明这一事实。

但是在伊斯兰思想中,极端主义就等同愚昧无知。这在伊斯兰初期伊玛目阿里担任哈里发时期从哈瓦利吉派中就能看得出来。根据伊斯兰的思想,在当代,瓦哈比派、离经叛道者、萨拉菲派等,这些都是受西方支持的极端和暴力组织。极端主义问题不仅仅包括教派或伊斯兰世界一系列重大问题。而是任何一种具有势力和野心的非宗教姿态都是极端主义。根据这一全面和国际定义,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及其西方支持者们都是极端主义的根源。在极端主义方面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西方新下的定义。根据西方的宣传,与他们的要求和观点相悖的任何行为都是极端主义,应予以抵制。在这种定义中,尽管他们声称,基地和恐怖组织是极端主义的核心,但是他们依然大肆宣传这一定义。他们把抵抗犹太复国主义分子的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称为极端主义。他们还声称,与西方的要求背道而驰的任何组织和国家都是极端主义,世人应与他们进行斗争。西方以此企图为自己奉行的好战政策、在世界各地驻军和执行双重政策进行狡辩。首当其冲的就是西方认为,在阿拉伯和非洲国家掀起的伊斯兰觉醒与其利益背道而驰。他们企图抹灭并把人民的口号变成实现其邪恶目的的一次机遇。美国目前在使政治主流化的同时还进行此类宣传,即:人民的行动源自于把各国拉向毁灭的极端主义。西方通过在世界媒体造势和制造恐惧症现象,一方面企图使人民对独裁和殖民发起革命的激情冷却下来。另外一方面,他们以所谓的遏制极端主义为由堂而皇之地在阿拉伯国家建立源自于西方观念的体制进行狡辩。这些在埃及、突尼斯、利比亚、马里、尼日利亚和中非一些国家是有目共睹的。

西方把极端主义的含义当作工具使用的第二个原因是,西方企图改变中东和伊斯兰世界的机制。制造假想敌,使人们忘记自己真正的敌人。更有甚者的是,他们还为执行妥协谈判利用这一问题,这些都是西方阴谋的一部分。西方通过使用极端主义这一词汇企图掩盖他们和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在地区危机中起有的作用。与此同时,他们还企图把与西方和犹太复国主义分子的妥协渲染为遏制极端主义的解决途径。现在,美国仍企图在地区推动妥协谈判进程。根据这一进程,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与西方和犹太复国主义分子一道与他们所谓的极端主义作斗争。最典型的事例就是包括沙特在内的部分阿拉伯国家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为抵制叙利亚和黎巴嫩伊斯兰抵抗阵线所持有的妥协态度。令人惊讶的是,西方企图使地区首要威胁——极端主义的这一词汇在地区国家领导人和官员的话语文学中制度化。以至于他们在其立场和话语中不把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视为地区危机的罪魁祸首,不要求人们同仇敌忾抵制他们,而是把极端主义渲染为敌人。综上所述,显而易见的是,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就是极端主义的源头和核心。因为,一方面,他们自己是极端主义和种族主义政策的执行者。另一方面,为实现其自身利益,他们大肆传播诸如离经叛道组织和瓦哈比极端思想等极端组织。正是他们的这些行为才导致了地区的危机和不安定局势不断加剧。鉴于此可以说,地区真正的敌人就是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和美国。极端主义处于他们之后的次要地位。决不能陷入西方把极端主义渲染为地区第一大敌人的圈套之中。而是应该继续与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和美国作斗争。因为此类斗争的结果势必会铲除西方和犹太复国主义分子政策的产物——极端主义。

 

 

 


پیام رهبر انقلاب به مسلمانان جهان به مناسبت حج 1440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