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尔邦节专题节目

古尔邦节专题节目

伊斯兰教历12月10 日是古尔邦节,也是穆斯林最盛大的节日之一。古尔邦节是寻求敬拜真主者们喜悦的一天,是接受真主重大考验的一天。古尔邦节隆重的仪式由来已久,它与先知伊布拉欣的生平有关。在这一天,先知伊布拉欣根据真主的命令将自己的儿子伊斯梅尔带到了献祭场。

ABNA24 : 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中,我们将研究古尔邦节在穆斯林团结中的地位以及沙特在伊斯兰世界紧张局势加剧中采取的破坏性政策,希望大家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伊斯兰教历12月10 日是古尔邦节,也是穆斯林最盛大的节日之一。古尔邦节是寻求敬拜真主者们喜悦的一天,是接受真主重大考验的一天。古尔邦节隆重的仪式由来已久,它与先知伊布拉欣的生平有关。在这一天,先知伊布拉欣根据真主的命令将自己的儿子伊斯梅尔带到了献祭场。先知伊布拉欣在真主这次巨大的考验中取得了胜利,真主命令先知伊布拉欣用一只羊来代替伊斯梅尔进行献祭。从那以后,所有前往麦加履行朝觐功课的穆斯林都会在朝觐仪式结束后宰牲献祭。

无论是朝觐者还是非朝觐者在米纳地区宰牲献祭都是为了尊重先知伊布拉欣和先知伊斯梅尔顺从和敬畏真主的崇高精神。在这一伟大且充满尊严和精神气息的一天,我们朝向宇宙的创造者,向他举起双手,祈求他赐予我们尊严、高贵,饶恕我们的罪过。随着伊斯兰教历12月10日太阳的升起,穆斯林热情洋溢地迎接吉祥的古尔邦节,然而对于全世界许多穆斯林尤其是伊朗人民来说,朝觐仪式和古尔邦节却成为了他们痛苦的回忆。在去年的朝觐仪式中,因沙特官员玩忽职守,数千名朝觐者在米纳踩踏事件中丧生。沙特政府甚至无能处理此次事件的受害者。他们没有为数千名处于生死边缘的人提供任何援助,几千名真主天房的朝觐者就在沙特家族政权玩忽职守不负责任的情况下失去了自己的生命。米纳惨剧的最大受害者是伊朗人,大约500名伊朗朝觐者在此次惨剧中丧生。

关于去年发生在米纳地区的惨剧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沙特政府对此惨剧做出的反应。沙特政府不仅没有为此次惨剧承担责任和将在此次惨剧中玩忽职守的官员绳之以法,而是迅速将米纳人类灾难政治化,并且致力于将引发这起惨剧的责任推给部分朝觐者尤其是伊朗朝觐者。然而,伊朗在所有前来沙特参加朝觐仪式的国家当中具有最正规的计划和最完整的医疗队伍。在米纳踩踏事件发生后,在伊朗医疗队伍的帮助下,大约900人被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但是沙特家族政权不仅没有给米纳惨剧一个合理的交代,反而将该问题作为打击和批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一个工具。

在过去几年中,沙特家族政权统治者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治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沙特与西方政府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沆瀣一气从而在伊斯兰各国制造危机。

沙特家族政权从建国以来在经历数十年的血腥战争和屠杀数千名穆斯林之后变成了维护西方国家利益的因素。起初是英国,英国作为西方最大的殖民主义国家,同时也是沙特家族政权的战略盟友。之后美国取代了英国的地位。

除美国之外,因石油美元,沙特家族政权对于其他西方国家来说也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因此,沙特与西方国家建立了密切的关系。西方国家之间为了更多享用石油美元和向沙特出售商品尤其是武器而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但是沙特的石油美元对于那些声称民主的国家而言并不具有吸引力,沙特通过部落管理方式而变成了西方政府在中东地区和伊斯兰世界政策的执行者。沙特统治者通过依靠石油美元而声称优越于其他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任何与沙特政策相反的行为都会被沙特视为是在干涉自己的势力范围,当然也会遭到沙特的敌视。沙特是在伊斯兰觉醒运动于2011年爆发后采取的这一政策。

突尼斯是第一个经历伊斯兰觉醒的国家。在突尼斯人民掀起针对本-阿里独裁政权的起义三周后,本-阿里政权垮台。突尼斯独裁者带着他的家眷和从突尼斯人民那里搜刮的民脂民膏逃往了沙特。沙特家族政权还举行正式仪式欢迎本-阿里,并且向他提供庇护。埃及是第一个受到突尼斯人民起义运动影响的国家,埃及革命青年在开罗市中心的解放广场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18天后,穆巴拉克政权垮台。埃及人民起义为来自穆兄会的穆罕默德-穆尔西成为埃及史上首位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铺平了道路。但是穆尔西政权因错误的决定、信任穆巴拉克政权的残余势力、轻信沙特和西方政权而在上任仅仅一年后就被受到沙特资金和政治支持的埃及军方推翻,之后数百名穆兄会成员被逮捕入狱。他们当中许多人被判处死刑。巴林是另外一个受到伊斯兰觉醒浪潮影响的国家,沙特为向阿勒哈里发政权提供支持而向巴林派兵。沙特通过在伊斯兰国家采取其他方式而企图平息伊斯兰觉醒浪潮,并且滥用人民抗议活动,旨在实现自己在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邪恶目的。向盘踞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极端恐怖组织提供政治、资金、军事和后勤援助都是沙特与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沆瀣一气采取的破坏性政策。

沙特家族政权为向离经叛道的恐怖组织提供全面支持和为消灭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进行斗争的抵抗核心而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作为袭击目标。沙特家族政权统治者在伊斯兰觉醒运动在该国掀起之前将自己渲染成是巴勒斯坦受压迫人民的保护者。他们通过向巴勒斯坦自治机构提供资金援助而使马哈茂德-阿巴斯变成了自己的傀儡。巴勒斯坦自治机构为获取沙特的美元而不惜做出任何努力来讨沙特家族政权的欢心。巴勒斯坦自治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为迎合沙特的政策而采取的最新行为之一就是会见全世界最大的恐怖组织之一的头目玛利亚-拉贾维。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大约有1.7万人因恐怖袭击而牺牲。沙特家族政权在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采取的敌对政策中直接向名为“人民圣战者”的伪信士恐怖组织提供政治和资金支持。

自从沙特与土耳其以及该国在北约的盟国一道直接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制造危机后,沙特家族政权就从未否认过与以色列伪政权建立直接关系。许多媒体同样报道了沙特官员访问特拉维夫。

然而,穆斯林的主要敌人就是犹太复国主义分子,他们对巴勒斯坦领土和全世界穆斯林的第一个朝向进行了60多年的非法侵占。沙特政府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保持对立的抵抗阵线称为穆斯林人民的一大威胁。非常幸运的是,公众舆论尤其是穆斯林人民非常了解事实真相。沙特家族政权统治者通过对先知穆罕默德纯正的伊斯兰教教导进行错误和歪曲的解读而致力于巩固自己的政权根基和传播极端主义、暴力和恐怖主义。沙特家族政权完全没有资格作为伊斯兰世界的代表和两圣地的管理者,他们的行为只会破坏寻求世界公正与和平的伊斯兰教的形象。

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您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再会!

342/


请发送您的意见

如带有星号标志必须填写电子邮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