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觊觎的新中东(2)

 美国觊觎的新中东(2)

西亚(中东)是一个拥有不同民族、宗教和种族的地区,该地区是各天启宗教的发源地。这一特点以及地缘政治的重要性和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赋予了该地区特殊的重要性。

从20世纪初开始,尤其是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在英国,之后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一直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是该地区的国家建设进程、绘制国界和保护地区统治者的安全都是由西方国家完成的。

毫无疑问,中东地区的形成是英国和法国殖民努力的产物。根据1914年的赛克斯-皮科协定,将按照殖民计划,建立了一个新的地理区域。建立中东新国家和划分边界的标准都是在殖民利益的框架内进行的。换句话说,强制划分是中东二十世纪危机的因素。

阿拉伯人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之间的冲突、伊拉克和科威特战争、沙特、卡塔尔和阿联酋之间的边界冲突、沙特与巴林之间的宗教冲突以及其他此类危机,所有这些都反映了中东的殖民地缘政治。肢解巴勒斯坦并在1948年建立以色列伪政权,当然这是在中东进行殖民干涉的高峰,这引发了中东地区的长期紧张关系和危机。

在冷战时期,两极化制度的要求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的,即伊斯兰国家在苏联南部边界形成了一个新月地带,因此,当时美国基本上是赛克斯-皮科协定的保护者和支持者,并且在中东地区寻求分裂主义目标。

美国在通过保持军事存在而未能实现其目标和利益的情况下,将中东地区称为“二十一世纪的病夫”,这是为再次肢解地区创造条件。

根据这一战略,在后冷战时期,尤其是在9·11事件之后,西方和美国对中东国家采取的领土政策发生了转变。民族分裂、内战、内部冲突、中东虚构边界的分裂进程开始了。削弱主权和改变地区边界这次成为了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

2003年初,美国以诸如反恐和销毁萨达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在对伊拉克发动的战争中点燃了大中东战略。在该战略的框架内,提出了诸如民主、自由、发展和改革等一些口号。

由赛克斯-皮科协定产生的身份和边界冲突从很多年前就为泛地区干涉铺平了道路。随着美国于2003年3月占领伊拉克,再次肢解中东地区的赛克斯-皮科协定阴谋被揭露。大中东计划实际上是再次肢解中东的标志。

因此,西方在此方面的官方外交政策和媒体力量不断增加,他们将地区动荡不安的因素渲染成是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分歧。

美国对各国国内冲突的支持也是有选择性的。因此,因沙特国内的脆弱性,美国从未在民主领域向该国施加任何压力。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理查德-哈斯就此问题说:“如果新赛克斯-皮科协定得以执行,将把美国从深陷伊拉克现在又延伸到叙利亚的沼泽中拯救出来。我们可以肯定的说:旧中东将会被打破。”

所以美国会利用伊斯兰国家的国内紧张局势来实现自己的短期和长期目标。研究伊斯兰国家的局势变化就会明白:西方国家打算执行肢解和削弱各国政府的计划。有趣的是,为将中东地区巴尔干化,伊拉克不是第一个目标。

此前,在2011年,苏丹解体进程在美国多年的施压下实现了,南苏丹的第一举措就是正式承认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利比亚和也门成为了美国和以色列接下来在地区寻求分裂的两个国家。

西方的宣传和媒体机构把从也门、叙利亚、巴基斯坦、利比亚、伊拉克、土耳其和中东其他伊斯兰国家发出的寻求分裂的声音传递给了世人,并在大多数的计划中,由一名名叫伯纳德-刘易斯的犹太复国主义分子来进行跟进。

刘易斯是普林斯顿大学的退休教授,他撰写了近2万篇关于中东和伊斯兰世界的文章。

伯纳德-刘易斯开始主要研究黎凡特重要地区的历史,在以色列建立伪政权之后,他将研究重点放在了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土地政治和经济社会史上。

1979年,伯纳德-刘易斯在彼尔德伯格组织在奥地利举办的会议上首次关于自己的计划发表了演讲。他向参加彼尔德伯格会议的经济和政治首脑提出了自己的计划,该计划包含了将包括伊朗在内的中东国家肢解成一些小的、可控的国家。在该计划中,基于语言、种族和地区基础,中东国家将被肢解。根据该计划,英国应当支持一些少数民族如黎巴嫩的德鲁兹人、伊朗的俾路支人、土耳其人和库尔德人、叙利亚的阿拉维人、埃塞俄比亚的基督教徒、苏丹的宗教派别、阿拉伯国家的阿拉伯部落和土耳其的库尔德人等少数民族的骚乱活动。该计划的目的是肢解中东地区,让该地区变成一些小的、软弱的和相互对立的国家,这样中东地区国家的力量就会减弱。

伊朗在该计划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伊朗的地理边界发生任何改变都很容易使其邻国尤其是伊拉克、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出现动荡局势,并且有助于推进伯纳德-刘易斯为使伊斯兰世界巴尔干化的计划。因此,美国和以色列情报机构为实现刘易斯的计划而在伊朗采取了代价巨大的行动。

美国在地区保持军事存在、战领阿富汗和伊拉克、在中东伊斯兰国家建立军事基地,这些都是美国计划的一部分。

2003年,同时也是美国和英国入侵伊拉克的那一年,肢解中东的话题不断被提出。每次美国、英国或欧洲的这个或那个杂志都会以赛克斯-皮科协定、文件和预测的形式公布地区的新地图和新国家边界。

这些文件表明:美国是地区出现动乱、战争以及以宗教方式加剧动荡局势、代理人和教派战争的主要因素。

美国今日退伍军人论坛编辑、外交政策专家吉姆-迪恩表示,恐怖组织在中东地区的存在是美国改变该地区政权和实现自身发展的工具,他们通过向美国提供廉价的金融和军事霸权,从而确保美国的利益。

也许在对袭击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大厦做出的回应中对阿富汗发动袭击然后对伊拉克发动袭击的故事已被重复了许多次,但事实就是,美国在战术取得进展的同时致力于追求一个更大更稳定的战略,以确立最终目标和打算在中东地区寻找一个固定的上限。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固定上限到底是什么?


请发送您的意见

如带有星号标志必须填写电子邮件

*

پیام رهبر انقلاب به مسلمانان جهان به مناسبت حج 1440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