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 $this->mediaurl($this->icon['mediaID']); $thumb = $this->mediaurl($this->icon['mediaID'],350,350); ?>
团结周专题节目(2)

逊尼派学者眼中的团结

  • News Code : 798057
  • Source : 伊朗华语台
Brief

如果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建立密切关系和保持团结,这将是复兴伊斯兰思想史上掀起的一次无以伦比的革命。

伊斯兰教封印先知穆罕默德的诞辰日是伊斯兰民族致力于加强团结统一的最好契机。先知穆罕默德是真主对世人爱的一种体现。14个世纪过后他的光辉依旧照亮着整个世界,他的仁爱之心让多少生命再次获得了重生。热爱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是全世界15亿穆斯林共同拥有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在35年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将伊斯兰教历3月12日至17日命名为团结周。在这一期间,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诞辰及其圣行是伊斯兰教各派系之间保持团结的最坚定的基础之一。值得一提的是,逊尼派穆斯林将伊斯兰教历3月12日视为先知穆罕默德的诞辰日,而什叶派穆斯林则将教历3月17日视为先知的诞辰日。团结周受到世界广大穆斯林尤其是伊斯兰教各派系学者的欢迎。

今天,伊斯兰教的敌人们企图在伊斯兰教各派系之间点燃分裂之火的势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猖獗。甚至可以说,在伊斯兰教历史上,伊斯兰民族很少会出现今天这样四分五裂的局面。当然,外国居心叵测者在其中难脱干系,但一些穆斯林的愚昧与无知也让分裂火焰更加蔓延。令人遗憾的是,缺乏对伊斯兰教及其历史的正确了解是伊斯兰教各派系部分追随者们彼此不和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人们对伊斯兰教了解的越多,就越倾向于穆斯林保持统一和兄弟情义。因为就如同各派系学者清楚不同派系在宗教细枝末节问题上存在些许分歧那样,他们也清楚不同派系彼此还存在许多共识。然而,瓦哈比派头目却不这样认为。其实,瓦哈比派脱离了伊斯兰正统派系,甚至很多逊尼派学者也认为,瓦哈比派是一个人为臆造的远离伊斯兰教真理的派别。所谓的瓦哈比派谢赫一贯鼓吹穆斯林之间的分裂,让穆斯林承受四分五裂的痛苦。然而,许多逊尼派和什叶派伟大学者都依据《古兰经》第三章阿里伊姆兰章第103节“你们全体当紧握安拉的准绳,不要分裂”的经文使用团结这一灵丹妙药医治伊斯兰伟大民族的伤痛。

埃及伊斯兰教学者哈桑·班纳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奠基人,并对20世纪的伊斯兰思想产生了深远影响,他是持有什叶派穆斯林与逊尼派穆斯林之间保持团结思想的先驱之一。哈桑·班纳与很多什叶派和逊尼派杰出的宗教学者达成共识,即:所有穆斯林无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都应坚持共同的宗教原则,在不属于宗教原则的次要事务中,他们的否认并不意味着宗教的否认,穆斯林应彼此谅解。哈桑·班纳认为,所有穆斯林都信仰独一的安拉、最后一位先知穆罕默德、天启经典《古兰经》、作为礼拜朝向的天房和复活日并履行必要的宗教功课。

逊尼派现代思想家谢赫穆罕默德·加扎利在谈到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分歧并不是原始分歧时说:“信仰不得不变成了政治和政权动荡。政策和政权中更多的欲望和武力垄断并非源自信仰。在此之后,穆斯林被分成什叶派和逊尼派两大派别,但两大派别都信仰独一的真主和先知穆罕默德为圣。”加扎利还说道:“在很多教法中,我与什叶派穆斯林持有不同观点。但我不认为,反对我观点的人是有罪的。我对逊尼派部分流行的法学观点也持有这样的观点。”谢赫穆罕默德·加扎利坚定地认为,离间什叶派和逊尼派是伊斯兰教的敌人们策划的阴谋诡计。他就此写道:“最终,(伊斯兰教的敌人们)把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隔阂与信仰原则联系起来!直到统一的宗教被撕裂成两部分,统一的民族被分解成两部分。他们各自为政,互不援助!任何人哪怕只说一句有助于这两个派系的话,他就会引用这节经文‘分裂自己的宗教而形成派别的人们,你跟他们毫无关系。他们的事只归安拉(判决),然后,他要告诉他们所做的一切。’”谢赫加扎利说:“在比较法学中,当一些问题之间存在法学问题和分歧时,我们进行研究,并发现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差距程度正如阿布·哈尼法法学派与马利基法学派或与沙菲尔法学派之间的差距那样。……我们发现所有人都在寻求同一个真理,尽管方式各有不同。”

谢赫马哈茂德·沙勒图特也是一位伟大的逊尼派学者,知名的宗教评论员和法学家。他曾担任爱资哈尔大学谢赫和促进斯兰教派系团结机构领导人,是一位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保持团结的捍卫者和活动人士,并与伊朗教法权威大阿亚图拉侯赛因·布鲁杰迪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谢赫沙勒图特在其关于什叶派的著名裁决中说:“贾法里教法学派是闻名的十二伊玛目派,与其他逊尼派学派一样,遵循该学派在伊斯兰教法上来讲是允许的。穆斯林应清楚这一点,即:应摆脱对某个特定派系持有的错误宗教狂热。”谢赫沙勒图特关于促进斯兰教派系团结机构召开的会议说道:“我能就促进团结会议发表演讲倍感荣幸。当埃及人与伊朗人或黎巴嫩人、或伊拉克人、或巴基斯坦人或其他来自伊斯兰民族的人共同坐在一起时;当哈乃斐、马立基、沙斐仪和罕百里四大逊尼派与十二伊玛目派和宰德派的追随者们共同坐在一起时,人们听到的是来自科学、神秘主义和法学的声音。除此之外,与会者们在这些会议上谈到最多的是精神、兄弟情义、友爱之情、关爱以及在科学和神秘主义领域进行合作的话题。”谢赫沙勒图特在谈到部分无知者反对成立促进派系团结机构时写道:“有些人以狭隘的眼光看待团结思想,他们正如那些心怀叵测的人一样与穆斯林团结思想作战。任何民族都存在这样的人。有些人在制造穆斯林分裂中找到了自己的生活保障,因此他们与团结思想作战;有些心怀恶意和追求特定欲望的人与成立促进穆斯林团结机构作斗争。这两伙人都是将自己出卖给制造分裂政策的人!这些政策直接或间接地与所有改革运动作斗争,并反对任何促进穆斯林统一的事情。”

萨巴尔·图艾马教授是逊尼派现代著名学者之一。他就逊尼派与什叶派说道:“什叶派和逊尼派在所有原则性问题上不存在任何分歧。……两者只是在细枝末节问题上存在分歧,这些分歧如同逊尼派各教法学派彼此之间存在的分歧。什叶派和逊尼派是伊斯兰教派系中的两个派系,每个派系都遵循天启经典和先知穆罕默德的圣行。这一点毋庸置疑。”

伊玛目阿布哈桑·阿里·纳达维是本世纪逊尼派著名思想家和知名学者。他也希望什叶派和逊尼派建立密切关系。他就此说道:“如果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建立密切关系和保持团结,这将是复兴伊斯兰思想史上掀起的一次无以伦比的革命。”

 

 


请发送您的意见

如带有星号标志必须填写电子邮件

*